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初恋未告白(短/完)

*暗搓搓地补个520贺 

*双高三毕业生设定

*毕业联欢上不得不说的故事XD

*预祝大家食用愉快_(:зゝ∠)_

——————————

工藤新一收到了一件白T恤。


普通的白T恤。

如果能忽视上面印着的一盆粉色多肉的话。

他拿在手里反复查看了许久,愣是没看出送礼人留下的丝毫痕迹。这就奇怪了,哪有人送这种毕业礼物的啊?!工藤新一嘴角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最终还是把T恤放进了衣柜。还是留着吧,没准是哪个不肯留名的傻姑娘。

会是谁?

大脑仍在高速运转,汹涌的好奇却让语言中枢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服部,你说这是哪个女生送的?”

砰。

重物坠地。

服部平次从上铺华丽丽地栽了下来,趴在地板上笑到岔气。

虽然如此,工藤新一还是及时捕捉到了那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哈哈哈哈哈……那是……黑羽快斗……送的。

哦,那个傻姑娘叫黑羽快斗啊。

工藤新一狂笑着倒在床上,再也站不起来。

 

临近大放悲歌的毕业,无数学子处心积虑地挑选毕业礼物,小心翼翼地送出。

在花里胡哨的一系列礼物中,黑羽快斗的礼物无疑是一股清流。中的泥石流。一件白T恤,很好。一盆多肉,很好。一件印有多肉的白T恤,EXCUSE ME!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黑羽快斗给全班同学都送了一件印有多肉的白T恤!

工藤新一哭笑不得。

喂120吗我室友最近不正常毕业综合症不能啊他还天天活蹦乱跳抢我饭盒爬我床哦那没准是疯了有可能……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只有工藤新一T恤上的多肉是粉色的。

樱花般的。

粉色的。

可又能意味着什么呢?

人来人往,聚散离合。

我们将何以怀念,何以为继?

 

三年前,一个足球冲着一头乱毛飞了过去。

那家伙却敏捷一躲,轻巧接住。苍蓝的眼底盛满了狡黠的笑意。好似早有预谋,好似早已知晓,好似在哪里见过。

工藤新一怔住,仔细搜寻脑海里浮沉的碎片。

待他回神,那头乱毛早已走远,徒留一个帽檐压低耳机紧塞步伐轻快的背影。

没人知晓压低的帽檐下不自觉勾起的笑容,没人知晓紧塞的耳机里早已停滞的歌曲,没人知晓轻快的步伐压不住的心跳。没人知晓,无需知晓。

工藤新一有些怅然若失,却没想到会再次遇见那家伙。

“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我喜欢你啊。

不用你知道。

 

毕业联欢姗姗来迟。

工藤新一鬼迷心窍地穿上了那件T恤。悠扬的小提琴曲透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离情别绪,捉摸不定地在空气里纠缠回荡。

台下一片掌声雷动。有些女生不禁红了眼眶。他竭力微笑着鞠了一躬,回到座位。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翻滚着不停息,叫嚣着。大概是毕业的不舍吧。

总不能是对那头乱毛的不舍吧——虽然很好揉。

 

工藤新一没想到黑羽快斗会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T恤上台。

隐隐有目光穿梭于他们之间。

出人意料,没有漫天飞舞的羽毛,只有含含糊糊意味不明的诗句。

最后一首诗是黑羽快斗自己写的。

名字叫,初恋未告白。

 

我在等待

等待

迟来的告白

 

带着清朗与磁性的声音响起,意外的好听,淡淡的撩人。

工藤新一猛然意识到什么,拿出手机搜寻起来。

“你知道粉色的多肉是什么吗?”

“初恋啊。最近挺流行用来告白的。不信你看。”

屏幕上那盆小小的粉色多肉,和工藤新一T恤上的一模一样。

砰。

一枪穿心,永不痊愈。

 

粉色的是未告白的初恋

 

所有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工藤新一身上。工藤新一略显尴尬地坐在座位上,不小心红了耳尖。

台上的那家伙,见此情形,竟然……笑场了。

苍蓝的眼底盛满狡黠的笑意。好似早有预谋,好似早已知晓,好似在哪里见过。

 

所有的偶然

都是我蓄谋已久的爱

 

工藤新一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向台上走去。

台上的家伙笑容愈发灿烂。

 

我一直在等待

等待

等待迟来的告白

 

“给我从台上滚下来。”

“诶,为什么?”

“……我喜欢你。”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满意足地追了上去。

全班哑然。

 

后来呢?

 

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就是真相。

告白。

牵手。

接吻。

 

一言以蔽之。

借用黑羽快斗的话来说:

“在一起喽!”

 
那件白T恤被收进箱子,永远珍藏。

————END————

  127 8
评论(8)
热度(127)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