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何以解忧?唯有快新。





相遇是平生之幸,鱼终相忘于江湖。

 

[快新]夜归人(短/完)

*有趣的大学合租设定

*上铺黑羽快斗×下铺工藤新一

*感情发酵缓慢进行中_(:з」∠)_

*深夜香甜的果冻蛋糕XD

——————————

黑羽快斗是摸黑翻的窗。

 

 

 

一轮明月高悬于漆黑的夜幕上,漠然投下清冷的银辉。瑟缩在角落里的几颗疏星,自然无力对抗那如流水般倾泻的月色,愈发显得黯淡无光。

不知道工藤新一睡没睡着。

黑羽快斗忐忑地放慢了动作,屈腿俯身翻过窗框,手撑书桌平稳着地,最后关上窗户清除痕迹,一连串的动作没有发出一丝多余的声响,多亏了当怪盗练出来的好身手。

下铺的人面朝墙壁侧卧,被子盖到胸口,虽看不清神情,但呼吸平稳,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见状,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积郁心底的不安顿时少了几分。不必在争执过后直面对方,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那人平时睡觉时呼吸声很轻,只有偶尔重感冒时会打打呼噜。当然,黑羽快斗睡得很沉,从来不会轻易被吵醒。安稳熟睡的夜晚对怪盗基德来说,有着非比寻常的诱惑力。

也有例外,每当工藤新一昏昏沉沉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吭时,黑羽快斗躺在上铺便怎么也睡不着。下铺那家伙不会就这么挂了吧?他一想到这,总忍不住翻身下床,找出储物柜底不知过没过期的感冒灵颗粒,插上电热水壶……可惜电热水壶年代久远,声响过大,工藤新一总是在他想出强行灌药的办法前醒来,冷冷地盘腿坐在床边,一副拒不配合的样子。

“谢谢,我睡前喝过了。”

“……碗底的灰尘都一尺厚了,你确定喝过药了?”

“我用的玻璃杯。”

“哦,我还真不知道哪种感冒药是柠檬味的。”

黑羽快斗没好气地把药碗放在桌角,放弃无谓的努力,准备上床睡觉。工藤新一勾了勾嘴角,颇满意地躺下继续睡觉。

说时迟那时快,黑羽快斗猛然回身,端起药碗,扑向工藤新一。工藤新一还未来得及躺平,便已被按在床头,上身稍向后倾,腰背咯得生疼。重感冒状态的身体怎能和全盛状态的黑羽快斗抗衡?工藤新一回过神时,大半碗感冒药早已顺食道流入肠胃,无可挽回。

既然如此,无需多言,工藤新一抢过药碗,将剩下的感冒药一饮而尽,慢悠悠地补充一句:

“风寒感冒,不是风热。”

黑羽快斗一愣,安分地接过药碗,心绪不宁地爬回上铺,一夜无眠。

谁会在盛夏得风寒感冒啊?貌似还在低烧……

刚刚紧按对方肩头的左手,分明还残留着略高的余温。一点星火,始于指尖,贯于经脉,终成燎原。

 

 

 

相较美好的过往,残酷的现实是,四个小时前,他们刚吵过一架,决定从此互不干涉,分道扬镳。

房租按季度预缴,两人都不可能立刻搬出公寓,寻找新的住所。接下来的一个半月,该怎么继续相处呢?果然还是去图书馆过夜吧。

他们的争论起于怪盗基德的再现。

工藤新一不偏不倚地戳穿了黑羽快斗竭力隐藏的软肋:

“追寻父亲的死因是没有错的,但是以接替怪盗基德的身份,引诱敌人出现的方式并不恰当。同时,从敌人那里获得的信息不一定是准确无误的,冒生命危险去寻找一块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宝石,太草率了。”

“那你说,什么是最佳选择?”黑羽快斗的语气透着寒意。

“从侦探的角度来说,多年前魔术表演过程中的火灾值得一查,如果是人为纵火,不可能毫无痕迹。你可能会辩解说,进行过调查,却一无所获。那是由于关键信息都保存在警方的档案室,再大的事件,新闻报道的内容终归只是一些细枝末节。还有一点,就算你从警方网络上的档案库抽调信息,也没办法获知全部细节,因为案件发生时警方仍然以纸质档案为保留信息的主要方式,陈旧的案子只有主要信息会被录入后来建立的电子档案。”

“——好在遗留的纸质档案一般不会被销毁,再认真寻求外界帮助就能安全地得到答案。综上所述,完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查明当年真相。这种方法的最后一步,你应该能够想到,并有能力付诸实施。”

黑羽快斗感到一阵窒息,他无可辩驳。

为什么要选择一条凶险无比的道路?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便是真相。

工藤新一深吸了一口气,复又缓缓启唇:

“黑羽快斗,你还是没有从仇恨里走出来吗?”

怪盗基德出场时不经意泄露的一丝冰冷气息,不会撒谎。哪怕白色小偷总是佩戴着完美的扑克脸,有着世上最恰到好处的微笑,侦探的直觉也足以贯穿所有虚假面具。

只是这一次,工藤新一揭露真相时,心脏一阵绞痛。

 

 

 

屋内很静,能听到空调运作时“嗡嗡”的响声,伴随着工藤新一舒缓的呼吸声。黑羽快斗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顺便踢开一个矮凳,将靠墙堆放着的资料码齐。迈出下一步时,他感觉脚下的地板光滑得超出常理,一时重心不稳几欲摔倒,单膝跪地才勉强稳住身形。

万幸,手里的蛋糕没有掉到地上。果冻类的蛋糕可经不起折腾。黑羽快斗这时才发觉力求平稳拎着蛋糕的手又酸又涩。

“小心点啊,蠢货。”

工藤新一被膝盖碰撞地板的声音惊醒,低哑的话语脱口而出。语毕,方才意识到两人处于冷战状态,只好假装迷糊,不再言语。

黑羽快斗听闻此语,嘴角在黑暗里不自觉上扬。如果半梦半醒间仍然挂念着自己,岂不是比清醒时更能说明问题?

“百香草和杏仁豆腐,尝点吗?”

工藤新一向来不是矫情的人,见伪装被戳破,也就顺势而为,坐在了床边:

“你跑七条街就是为了买这个?”

黑羽快斗干咳了两声。他一开始真的只是心情郁闷,随意闲逛,谁知等到神志清醒过来,发现手上已经多了一盒果冻蛋糕,还偏偏是工藤新一喜欢的那种。适合盛夏解暑的西式果冻蛋糕,不是很甜。

工藤新一也没再说什么,向床脚挪了挪,开始享用久违的夜宵。黑羽快斗在空出的床头坐下,默默拿出备用刀叉,一块享用美食。

侦探用淡定自若的语调宣布了一个悲惨的消息:

“对了,上铺的床板塌了,你可以提前考虑一下今晚的睡觉问题。”

“我搭地铺。”

“随你。”

 

 

 

工藤新一解决完最后一小块蛋糕,便钻进被窝,不问世事。

黑羽快斗忧愁地盯着地板,不知如何过夜。

“啊——嚏!”

大半夜跑了七条街还是逃不过感冒的命运啊。

“赶紧上床!”

工藤新一毫不犹豫地将黑羽快斗撂倒在自己的床上,拿起空调遥控器调高温度,接着一言不发地躺下继续睡觉。

黑羽快斗的声音听起来有那么一丝无措:“我感冒了。”

工藤新一翻了个身,半个身子压在黑羽快斗肩上,喉咙里挤出一声闷哼,没答话。他等夜归人到凌晨,早就困倦不堪,此刻只想安心睡觉。

低低的絮语不知传达的是谁的心意。

“你在等我?”

“嗯。”

“那之前争论的时候,你是在担心我?”

“……”

工藤新一微微蹙了一下眉毛,终是沉沉睡去。

 

 

 

枕侧传来了一声疑似无可奈何的叹息,紧接着,有什么冰凉的触感落在唇角,带着百香草与杏仁的香气。

一个破格的吻。

 

 

 

工藤新一在黑暗中睁开双眼,眸底清凉透彻,不见半分朦胧睡意。

 

 

 

 

 

 

“原来,愚钝无感和夜归风寒一样会传染啊。”

————END————

#不码完字睡不着觉怎么办#

  229 28
评论(28)
热度(229)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