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遨游,不定时出没撒糖。
何以解忧?唯有快新。

此生——
愿彼时半世归来,阡陌青葱一少年。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附上原帖地址


这是一份魔性的问卷。

这是一份由浅入深、直击灵魂的问卷。

这是一份一旦开始填就不能逃避必须答完的问卷,否则写什么都必坑。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快新相遇的梗屡写不厌。最满意的一次应该是《鲸落》。

那是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的第一次见面。

咸湿的海风拂过面颊,溜进衣领,嬉皮笑脸地将短袖鼓成风帆。不大不小的人迎着光,逆着风,踏着海浪卷起的霜雪,一步又一步靠近。足足有两米高的巨浪,咆哮着冲向海岸,最终乖顺地低下头,抚过脚面。比大海更深邃的瞳里,流光百转,轻松惬意。

那人开口。声音却被海浪拍打礁石的呼啸击溃,散落在温暖的沙滩上,飘散在湿润的空气中,转升入蓝得晃眼的天空里。那股气定神闲的淡然连带着决堤。最终被黑羽快斗捕捉到的,是几个震颤不已的字眼:

“你叫什么名字?”

黑羽快斗一愣,抬起双手拢住回音,竭力大喊:

“黑羽快斗!——你呢?”

没等到伴随汹涌波涛的回应,那人直直向黑羽快斗走了过来。起初,步伐轻巧得似一只海燕;后来,便急切得如同一只猎豹。发丝在风中狂舞,乱得一团糟。微妙的神情把内心出卖:

都怪这该死的风发型乱了形象毁了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噗嗤。

黑羽快斗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这家伙,怎么这么有意思?

一晃神,人已近前。那人眸光一暗,从裤兜里取出什么东西,拽住黑羽快斗的左臂,毫不客气地涂鸦起来。正欲阻止,为时已晚,左臂上出现几个歪斜的字:

“工藤新一。”

如果这种行为算是自我介绍的话,那么,结下梁子也算是友好结交。当发现工藤新一手中赫然拿着记号笔时,一声惨嚎响彻天际:

“喂!记号笔洗不掉的!”

“洗不掉就带一辈子吧。”

只留一个悠然自得的背影。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大概是灵魂互换之类的interesting的梗,自己怕被点却想给别人点。再有就是剧情精彩快新碰撞出绚丽的火花一类的文。(当然大都是神仙太太们的杰作,剧情与文笔双佳精彩不拖沓的文真的非常少见)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一言以蔽之,OOC.理想是钻石切割钻石,雷点是让快新任何一方实力明显削弱。“写完文捂住人名还能认出是快新”,是一位前辈给的忠告,看似简单,实则很难,个人还在努力中。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我、我尽力。

那对海蓝色的眸子此刻盛满了破碎的星屑。

工藤新一仰头的瞬间,怪盗感觉自己的肺腑彻底凉透了,一呼一吸仿佛尖锐的冰碴碾磨,刺痛与麻木绞成一团。他正欲说些什么,却发现语言中枢也一并冻僵了,毫无知觉。

他微微前倾身体,以便靠近保持下蹲姿势的侦探。

空茫一片,聚焦抹杀。

……

“你看够了没?”

由于长时间沉默,嗓音略有沙哑,清晰明了地传入耳中。

明明处于绝对的黑暗,却没有惊慌,没有怨愤,音调平静闲适得像是在喝下午茶叙旧。

工藤新一缓缓站起身,活动全身僵硬的关节,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感知身前人的方位倒不成问题,对方的呼吸不能再沉重了。侦探将左臂若无其事地挂在怪盗的肩膀上,心底暗笑对方身体瞬间的僵硬。

“暂时扶我一下。”

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示弱了。

暂时性失明的名侦探依旧强势XD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快新不拆不逆!……莫福接受不能。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莫里亚蒂和福尔摩斯做朋友,想想就惊悚。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日常嬉戏play

他们几乎是同时从树后蹦出,念出准备已久的咒语。

江户川柯南快了一秒:“统统石化。”怪盗基德应声倒地。

 

万岁。江户川柯南心中欢呼一声,走近怪盗,开始翻找宝石。当他察觉到怪盗呼吸频率不对时,已经晚了。

怪盗猛然将他压在身下,轻笑着念出咒语:“力劲松懈。”暗蓝色的天幕中尽是狡黠的星光。

 

江户川柯南只觉得草叶刺着脖颈,分外难受。

只见怪盗从他怀里掏出最后一块小甜饼,眨眼间便塞进嘴里。

他怒目而视,想把阿瓦达念一万遍,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此刻傲罗无疑找不到他。

该死,身上没有那该死的踪丝。

 

怪盗心满意足地哼着歌,携带着奖励物品江户川柯南离开了森林,还好心地安慰道:“这次我身上根本没带宝石。”

这算哪门子的安慰?!还我小甜饼!!!

 

雨住了。清新的绿色扑啦啦地伸开来,好安静的一个雨后。

夏夜正好。

 假装文艺复古×

即使是旧梦一场,也不枉乐在其中。

他与对面的人牵着手在舞池中旋转,毫不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偶尔低头就能看到对方优雅利落的舞步。工藤新一推测对方也许是个艺术家。他在和一个年轻男子跳舞,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变换的灯光,昏暗的面庞,他辨认不出对方的相貌甚至衣着,却奇怪地感知到对方温柔的目光,嘴角欣喜的弧度。对方也许30岁,也许20岁,不,甚至更年轻。他没来由地感到安心,确定眼前的人就是爱着自己,自己爱着的人。

鼻尖的柠檬香很好闻。

 毫无逻辑疯狂搞笑///

一片静默。

木门幽怨的闷哼声,在风中瑟瑟发抖。
扯碎了,迷乱了,模糊了,夜与昼,光与影。
“谁?”
工藤新一如是道。
一片静默。

璀璨星火在绝对的黑暗中迸发,交错,旋转,对撞,坠落,入夜。
视网膜聚焦抹杀。
弹壳掉落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冷漠地阵痛耳膜。
“68。”
黑羽快斗如是道。
一片静默。

炽人的猩红玫瑰,沾染尘埃,融入凄迷的夜。
再无人应答。
砰。
谁?
瞳孔惊骇定格放大。
“My sir.”
不知是谁如是道。

修长的手指合上数字。
6,拇指,小指。
8,拇指,食指。
拇指,食指,小指。
I love you.





工藤新一把手中的一摞卷宗甩出,直击黑羽快斗的一头乱毛。
砰。
完美命中。
“大半夜拉电闸玩假枪私闯民宅,怪盗先生?”
“申请无期徒刑,就地关押!”
“……滚。”

一片静默。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基本都是短篇所以不存在坑(大概如此)。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真是相当抱歉,你又要重新洗礼服了。

江户川柯南低着头,掩藏了脸上的细微笑意,疑似诚恳地道歉。

“这个月的第十一套……”

怪盗基德看着衣服上的足球印,失神地喃喃自语。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有。连想法都要等到以后了_(:з」∠)_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什么风格,应该是一个欢脱的人认真写文搞出来的奇妙风格。

 脸侧传来温热的触感。一杯热气升腾的红豆奶茶。

工藤新一回想起红豆腻人的甜味,赶忙放下手中书籍,连连推拒。

“跑了三条街才买到的,真的不要?”黑羽快斗不满地嘟囔着,“可惜还是没有黑森林樱桃蛋糕。”

侦探抚平边角,合上书页,随口应答:

“没有红豆的话,可以考虑。”

魔术师狡黠地勾起嘴角,用吸管尖将红豆尽数挑入口中。动作灵活敏捷得像是书中斜挑银枪的怪盗。

……那只是童话罢了。现实中不存在幼稚的赌约,不存在惊心动魄的决斗,不存在圆满无缺的结局。或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晓是谁撰写了那些童话故事,映射真人实事。

真实的是,怪盗与侦探并肩而战,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幸而没有失去彼此。此时此刻,他们共享和平与安详,快乐与温馨。

“喏,现在可以了吧?”

“勉勉强强。”

工藤新一低头吮吸了一口奶茶,细品唇齿间带着零星甜味的醇香,不自觉扬起笑容。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比起三天三夜强行爆字码10k+,这都不叫事!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的,非常专一,只产快新,也只推荐快新。别的cp也吃啦,但是不会公开推荐打扰小天使们orz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第一,墙头无变化,快新坑我还可以再蹲五百年。第二,没有好基友。【捂脸.jpg】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快新]等风来(短/完)

不能算是特别满意,但是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写出了自己的脑洞,撒花!【写文不及脑洞万分之一的穆泽.jpg】其实…一开始写这篇只是单纯想吃章鱼烧……你们信吗?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E只逆光 逆光太太的《曙光》拉我入快新坑,又让我等到我地老天荒……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不敢贸然邀请///

最后快新圈的太太们都是神仙下凡!请大家务必好好用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给太太们供电哦!【然而我只是一条咸鱼×

—结束—

 @グッ!(๑•̀ㅂ•́)و✧ 你想看的问卷终于填完啦!


  8 7
 
评论(7)
热度(8)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