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遨游,不定时出没撒糖。
何以解忧?唯有快新。

此生——
愿彼时半世归来,阡陌青葱一少年。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不速之客(短/完)

*日常偷摸撒甜饼_(:з」∠)_

*最近貌似很火的内心弹幕梗

*怪盗先生头顶冒弹幕真是喜闻乐见233

*OOC随意,写着自嗨【啥?

方便各位查找旧文,顺带扔个链接→[总目录]

——————————

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工藤宅被无情地抛入漆黑的雨夜。

 

 

 

凝滞几秒后,二楼书房的窗户闪出柔和的米黄色灯光,悄然晕染开一席晶莹的珠帘。盛夏的雨,跳脱欢悦,无拘无束,肆意张扬地敲击着千家万户的门窗,欣赏人们无可奈何愤愤然的模样。

一盏。

两盏。

三盏。

……

数不清的灯熄灭了。

雨神咯咯地笑着,又顺手扔下几个惊雷。更多的灯翻着白眼晕厥了,伴随着小孩子惊慌失措的呼喊。

工藤新一淡定自若地翻着案件的相关资料,偶尔瞥一眼窗上的水痕,旋即低头快速地用笔勾画概要轮廓。雷阵雨,天气预报难得准了一回。断电真是麻烦,好在有应急台灯……不然,警视厅估计又要催逼进度了。

他现在只是警视厅的顾问侦探,并不算是正式编制,但是案情进展直接与侦破工作进度挂钩,责任一分不少。曾经他以为爱好和工作没有多大分别,直到现在整日埋头苦干不敢丝毫松懈才明白——侦探,早已成为一种责任。

长时间的竭力思考无疑会消耗身体的大量能量,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糟糕的雨夜。工藤新一深呼了一口气,决定给自己再冲一杯咖啡,附带一片面包。

噗呲。

灯闪烁了两下。

灭了。

工藤新一身体僵硬了片刻,迈步摸索着向一楼厨房走去。嘴唇干涩,喉咙发哑,他急需补充水分。架着扶手转下楼梯,客厅的茶几上隐约放着一个玻璃杯,有水!饥不择食,渴不择水,他下意识端起杯子就要往嘴里灌……等等,他上次回家好像是一周前。

身体惯性并没有因为大脑活动而停滞。整个躯壳都在喧嚣着需要水的滋润。昏沉犹豫间,半杯水已经入口。

可能还有不明微生物。

要完。

味蕾充分接触不明液体。

不是想象中的黏腻苦涩,而是温暖清爽,隐隐带着柠檬的香气。

不是室温的热度,是人为加热的恰到好处。

不是残留的饮料,而是特地加入的柠檬汁。

楼梯方向上,布料摩挲的细微响声隐约可闻。

工藤新一抿了抿唇角,搁下玻璃杯,回身直视刚刚现身的某位怪盗。

白色的礼服在没有月光的照耀下依旧带着浅浅的银辉,单片眼镜遮掩下看不清神情。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心境不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汹涌。

 

 

 

自从恢复工藤新一的身份,他就默认了与这位怪盗的不告而别。几乎同时,怪盗基德的活动开始越来越少,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无端的线索与猜测却不受控制地奔涌而来。用零散的碎片拼凑出完整的真相,这是侦探的必备素养。

怪盗基德的华丽外衣下,仅仅是个与他同岁的高中生,黑羽快斗。

熟悉的姓氏,陌生的名字。

死而复生的著名魔术师黑羽盗一之子。

纷乱错杂的思绪里,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他烧掉了所有有关怪盗基德的调查资料,将网页上的猜测推断也删除得一干二净。

简直疯了。

只能用这四个字形容自己的所作所为。

无论怪盗与侦探的关系有多亲密,都改变不了他们立场的隔阂。就像素食主义的猫与老鼠,永远无法成为朋友。一个归还了所有宝石的小偷,依旧要被送入警局。警力的耗费,舆论的哗然,市民的不安——虽然多半是怪盗基德的狂热粉丝,如此种种,怪盗的牢狱之灾是不可避免的。

而他,偏偏在真相的大门前止步不前。

失踪多年的黑羽盗一因帮助围剿某黑暗组织受公开嘉奖,貌似没有主动揽回怪盗基德身份的意思。黑羽快斗又不愿暴露怪盗基德二代的身份,自然无法说明自己参与其中,没准还是主谋,故干脆将功劳全都抛给了父亲。

按理说,揭穿黑羽快斗的所作所为,功过相抵,应该关不了几天。但工藤新一毫无缘由地犹豫不决……种种难言之隐概括起来,大概是:

怪盗基德的身份只有我应该知道。

至于那谜一般的笃定,鬼才明白为什么。

 

 

 

怪盗与侦探在空荡的客厅两端一如既往地对峙着。

工藤新一极少回到家中,多数时间都在警局的躺椅上度过。他的成绩足以保送刑侦类的专业,早早进入半工作状态理所当然。这直接导致日常用品和生活气息在工藤宅少得可怜。哦,除去刚刚下肚的柠檬水,客厅基本没有人居住的痕迹。

他在书房的木凳上坐了半夜,此刻站得双脚发麻,腰酸腿疼,有些不稳。未经过多思索,工藤新一习惯性揉了揉额前的刘海,侧身坐在了茶几边沿上。

刚刚坐稳,一抹银白色的柔光笼罩了客厅。

抬头一看,怪盗基德头顶靠后的位置,出现了一堆发光的小字。

挤成一堆难以辨认,还在不停增添的字迹。

工藤新一微眯眼眸,怀疑自己疲劳过度出现了幻觉。

不,等等。

新浮现的一行字迹较之前大了数倍,在灰黑的背景中清晰可辨。

——名侦探揉刘海的动作太撩人惹怎么办我快把持不住了哦天哪他居然眯眼睛睫毛好长眼底有万千星辰好可爱想……

工藤新一竭力忽视省略号后足以被屏蔽的词语,让思维回到正轨。从科学的角度来讲,这一定是某种臆想,疲劳过度休息不良半夜修仙导致的神志不清。这么想着,他找回了信心,起身向对方走去。

——老天在上本来是来找这个不告而别的家伙兴师问罪的但现在大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他他他向我走过来了领口还开着!

一行新的字迹浮现在半空中,耀武扬威地跳跃着,正如它的主人此刻激烈的情绪。

工藤新一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半空中随时变化的字迹就已经足够匪夷所思了,更何况,这好像是怪盗基德的内心想法?

他略作打算,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抬手扣上了衬衫领口的扣子。

没有新的字迹出现,对方波澜不惊的表情松动了一瞬,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他猜对了。

超出常理的事件亦有其缘由和规则。工藤新一唇角上扬,勾起一个狡黠的弧度,继续接近对方。他很想看看还会发生些什么有趣的事情。

怪盗基德无疑处于震惊状态,被动地立在原地,等候,或者说期待工藤新一走近。

“好久不见。”

——我很想你。

当那行冒着粉红色泡泡的弹幕飘过时,迟钝的侦探才意识到不对。

完全、彻底的错误。

这确实是怪盗基德的内心戏但这些奇怪的话是对待宿敌应有的情感态度吗?!他本人淡定自若地接受了这样诡异的情况还打算一探究竟?!WTF?!

还是说……自己早已意识到了真相。

没准,还怀揣着与对方相同的心意。

 

 

 

工藤新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上楼梯,以便阻止对方在关键时刻抽身逃离。怪盗愣了一瞬,暗道不妙,下意识掏出抓钩枪想逃之夭夭。

然后……

就被侦探揪住了领带。

白色小偷后知后觉自己面对的不是名为江户川柯南的小鬼,而是名侦探工藤新一。

这次,他比他快了一秒。

只好耸耸肩膀,举双手投降:

“我认输。果然还是柯南那个小鬼比较可爱。——不像某人铁石心肠,不讲情面。”

——不想进监狱的话就千万保持镇定啊喂别在这种时候暴露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怪盗喜欢侦探也没什么不可以但被送进监狱就太丢脸了!

工藤新一用余光扫过弹幕,并没有松开紧攥红色领带的左手,一字一顿地强调道:“我只确认一件事。请你如实回答。给出答案后去留随意。”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黑羽快斗觉得自己像是在海边踏浪,巨浪袭来,双脚不受控制地沉下去,连带着躯体一起坠落海底。积蓄太久的爱意,一旦开闸,便无法控制,所有的怨怼顷刻冲刷为泡沫,整个的灵魂被其狠狠淹没。

他想吻他。

那汪冰蓝色的湖泊让星星都醉在了里面。

该死的诱人。

 

 

 

当黑羽快斗回神时,自己的唇已经印上工藤新一的唇。

喘息的间隙,他想坦露自己的名字。

工藤新一却小声念了出来,尾音愉悦勾人。

听起来像是这辈子也逃不出去的诅咒。

 

 

 

五光十色的弹幕黯淡下去,最后一闪而逝的那句话不言自明。

 

 

 

晨辉洒入卧房时,黑羽快斗注视着枕边的工藤新一,决定好好答谢魔女小泉红子同学。

————END————

工藤新一:套路套路全是套路(╯‵□′)╯︵┻━┻

  228 39
评论(39)
热度(228)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