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撤回(短/完)

*照常冒头撒小糖果 

*俩人偶尔吵架也不错

*逼迫自己勤奋一点点_(:зゝ∠)_

——————————

砰!木门被狠狠一摔,撞上门框,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响。黑羽快斗闭上了眼,疯狂揉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很好。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争吵,以及事情的起因了。

某些东西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令人窒息。

满脑子都是那混蛋。黑羽快斗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把这里当成什么了——宾馆吗?”他想起自己愤怒的质问,紧接着是对方微微扩大的瞳仁,转身离去的背影。那一瞬,有无数冷漠的,锋利的,毫不留情的玻璃渣刺进他的心脏。寒意从骨髓深处渗出,传向四肢百骸。他觉得自己从小船摇摇晃晃的桅杆上摔下,划过阴冷潮湿的空气,落进大洋。

洋和海是不一样的,海只是洋的边缘一角。他想起自己曾把对方冰蓝色的眸比作海,实在太过浅薄,那哪里是普普通通的海,明明是茫茫大洋,没有温暖的沙滩,没有喧嚷的游人,有的只是千百年来的冰冷与漠然。

他一度以为从心底溢出的暖情足以应对航行中一切困阻,却没料到最终败给现实。

 

黑羽快斗轻轻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杯,又挑着眉毛把它放下。纯白的杯身,优雅的线条,简洁利落,也不乏精巧。那家伙最喜欢这样的杯子了。工藤新一,名侦探。脑海里自然浮现的几个字,轻易地绞痛了黑羽快斗的神经。

那是初冬的时候。

“喏,初冬的礼物。”他装作随便的样子,用着云淡风轻的语调,掩藏起整整一个月细致的挑选。

“啊!”工藤新一完全压不住嗓子里的惊喜,叫出声来,随即紧紧抿住薄唇,颇有坚持喜怒不形于色的意味。

黑羽快斗看着侦探憋红的耳尖,嘴角抑制不住的弧度,闪闪发光的眼睛,噗嗤笑出声来。

滚烫的咖啡散出醇香,徐徐飘散,勾引人鼻。工藤新一嗅着香气,闭上眼睛,放松地靠在沙发上。暖融融的阳光打在发尖,镀上一层迷蒙的光。黑羽快斗一度费了全部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把这家伙揽入怀中。

那家伙或许永远不会回来了吧。但这个咖啡杯会被永远……珍藏。

 

什么时候呢?怪盗喜欢上侦探。

没准是意外合租侦探没揭穿身份,或者是数次对决互相欣赏,又可能是互相支持着抵挡黏稠的黑暗。黑羽快斗决定把这个秘密深埋心底。毕竟,侦探喜欢上怪盗还有点悬。真的很好。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可能了。

宿敌,是他们的羁绊,也是他们的隔膜。

无数次欲吻未吻,无数次没有结果的拥抱,无数次担心与牵挂。

温暖的浪潮,现在全变成酸楚的泡沫。

 

黑羽快斗没想到工藤新一会回来,在凌晨一点。

怪盗的敏锐听觉使他捕捉到侦探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悉悉索索脱下外套的声音,冰箱门打开的声音,饮料罐拉开的声音……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猜不透工藤新一来他的房间做什么,要知道他们一向各自一屋,互不干扰。

侦探呼吸有些粗重,似乎刚刚剧烈奔跑过,迟疑了一会儿,坐在了床沿。尴尬的沉默持续着。工藤新一缓缓开口了:“快斗。”快斗,而不是黑羽。发哑的嗓音撩动了一下黑羽快斗的心弦,但他没有作声,继续装睡,等待侦探的下文。

“快斗。”工藤新一又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你很生气。”我怎么可能生气。黑羽快斗闷闷地想。

“这段时间的案件实在是太多了。”我知道,但这不是你完全无视我的理由。

“我每天一句话都没说,吃掉你做的早餐,就冲向警视厅。”哦,你居然还知道那是我做的早餐。

“晚上锁门查资料。”的确。

“今天这些案子终于结了。我想我们之间就算以朋友的关系,你也没有责任承担我的衣食起居。你有权利冲我发火,我没资格甩手离开。”别说了。

“但你把这里称为宾馆,我觉得我有权生气。”喂。

“这里……怎么也能算是半个家了。”明明是整个家。

黑羽快斗有种跳起来的冲动。

但工藤新一接下来的话震住了他。

“我喜欢你,快斗。”

 

工藤新一自暴自弃地说出这句话,躺倒在黑羽快斗身边,不作声了。黑羽快斗感觉到冰凉的脚探进了被子里,又小心翼翼地挪远一些。于是,他冲动地对方整个拉进怀里。工藤新一半睡半醒间挣扎了一下,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句:“刚刚的话可不可以撤回,还没超过两分钟……”

“想不到名侦探对我居然有这方面的想法?怎么能随便撤回。”

“闭嘴……”

灼热的吻贴上冰凉的唇,微愠的尾音被尽数封回。

 

第二天早晨,黑羽快斗翻看着与工藤新一所有的聊天记录。

意外发现每次深夜工藤新一对白天没来得及回复他道歉时,零零散散几句话中间,总有一个“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胆小鬼!说句“我喜欢你”有这么难吗?

黑羽快斗摸摸鼻子,后知后觉:等等,我好像也没敢说啊……

 

 

 

小小的撤回里,全是抑制不住的喜欢,还有小心翼翼。

————END————

PS:服部平次:最近工藤和黑羽友谊的小船翻了,你怎么看?

白马探:友谊的小船不翻,怎么能掉进爱河?

  165 15
评论(15)
热度(165)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