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过敏(短/完)

*迷之短篇小脑洞

*想写写老夫老妻的感觉

*穆泽周末冒泡欧耶

 

——————————

我叫薄叶莺,在东京一家很出名的甜点店兼职服务员。啊呀,你们觉得我名字好听?嗯……谢谢。其实我只是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啦!最近我遇到了些奇怪的事情,前叙可能会有点长,你们如果感兴趣的话,不妨听一听吧?

我虽然只是个长相一般的少女,但是性格很外向活泼,所以老板安排我在周末下午客人比较多的时候工作。我非常开心的答应了,心想这样不会耽误学习,又可以碰到更多有趣的人。事实上,我也如愿以偿,碰到了那位帅气的少年。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心情愉悦的下午,我正在哼着小调用湿抹布擦拭着柜台,准备迎接新一波客人。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紧接着眼前蹦出一朵鲜艳的红玫瑰:“美丽的小姐,能帮我打包几份甜点吗?”

脸颊火烧火燎,我用手按住砰砰跳个不停的小心脏,羞怯地接过少年手中的玫瑰,一向流利的话语结巴起来:“好……好的。”

乱发少年的嘴角浮现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点了点头,在临街的桌上坐了下来。天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还会变魔术!午后的阳光那么恰到好处地倾泻在他的侧脸上,夜蓝的眼眸折射出许许微光,绝对是男神绝对是男神绝对是男神……我在心里重复了无数遍。

真的好想每次都能看到他啊!

却不曾想到我这个无心念头完美成真。

 

“黑羽君,这次我们店里有活动,单品一律打八折呢。”

少年眼底盛满了笑意: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再见啦,薄叶小姐~”

这是我们之间经常发生的对话。我目送着他推门而出,消失在茫茫人海里,心里小小的甜蜜。

自从他第一次进店之后,我对他的了解渐渐多了起来,知道他叫黑羽快斗,是在江古田就读的高中生,同时超喜欢甜点,每次都在周末下午一点半进店,热爱着我们店里的招牌巧克力蛋糕——他总是买很多。

总之,这个阳光欢脱的少年,渐渐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前段时间,我发现他开始不那么守时了。他一向明亮的笑容带上了阴影,我甚至看见他手腕上有淤青。他不再微笑着等待,更多时候在思考,偶尔会眼神冰冷,双拳紧握。我不敢盲目推测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兴许是家里发生了不好的事?我只能用更温和的语调去和他交谈,还好,他仍然会回以微笑,并没有特别冷漠。他是个善良的人,但愿生活没有太过残忍地伤害他。

 

后来,他拿着一份报纸,如释重负般,满脸欢欣地走进店里。那份新闻报纸的头版好像是“怪盗侦探联手捣毁某组织”。我猜想他之前的消沉大概与这个邪恶的组织有关,也为他重新振作感到高兴。

 

再后来,怪盗基德再也没有出现了,人们猜测怪盗隐退了。他又开始准时在周末下午到店。这时候,真正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竟拒绝了刚烤好的巧克力蛋糕,转而购买了不加糖的酸涩柠檬派。哦不,这个世界怎么了?!我甚至想要掐自己一下。像他那样嗜甜如命的人怎么可能吃得下去柠檬派?

我友好地确认了一边:“黑羽君,你确定只要柠檬派?”

他无比郑重地点点头:“嗯……就是我那位——”随即戛然而止。

我猜测他有了女朋友,一阵心酸:男神果然被拐了啊。自此想见见他所谓的“那位”。连甜食都不让吃,估计是只母老虎?

 

再后来啊,就到了大学纷飞的冬日。他穿着一件黑色中长大衣,金属的搭扣随意半挂着,紧身长裤,懒洋洋地拍掉肩头的雪花,走进来,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异常清冽的气场,让人忍不住想到月光,甚至是怪盗基德的那种味道。我自行掐灭了奇怪的联想,和他打招呼。

果不其然,他还是要了一份柠檬派。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拎着那份柠檬派,像是什么珍贵的珠宝,翘了翘嘴角,推门走出去了。

这时候,最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看见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大雪中不停地走动,扯开扣子,不停地煽动着衣服的两襟,让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热气都跑光了。我被他近乎疯狂的举动吓到,冲出店门,制止了他的动作:“黑羽君,你到底在做什么啊?这样绝对会感冒的吧。”

他揉了揉通红的鼻尖,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吓到你了,我只是不想……把甜腻的味道带回去而已。那位不是很喜欢甜的东西。”

我有些为男神生气,他到底有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啊!怎么这么苛刻?!我不满地说:“那她也太无情了!你这么喜欢甜品,怎么接受得了她啊?”

“哎呀……其实他没说过介意。只是我知道他对甜品过敏。”他突然笑了,眼里温柔得像是晴朗的夜空,“没办法,喜欢啊,他对什么过敏都没关系——”

“只要他不对我过敏就好。”

 

就这样,我被男神感动了一地。

 

远处传来吱呀吱呀的脚步声,一个与黑羽君样貌相似的少年走了过来。他穿着与黑羽君同款的咖啡色大衣,搭扣扣得整整齐齐,还有一模一样的紧身长裤,除去更加成熟冷静的神情,乍一看完全复制粘贴。我惊讶万分,呆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走过来的少年揉了一下整齐的刘海,表情无奈至极,大海一样深的眸子直直地盯住黑羽君。黑羽君似乎有些尴尬,却抿住薄唇,毫不客气地回瞪回去。

气氛有些冷。

“混蛋,我有说过我不喜欢甜食吗?”

“明明就是。”黑羽君突然指了指少年手中的果汁,话锋一转,“你怎么不买咖啡了,我有说过我不喜欢咖啡吗?”

“所以说,这位喜欢咖啡的先生是怎么忍受咖啡过敏的黑羽君的啊?”我完全无法想象那位少年对黑羽君这种疯狂甜食爱好者不崩溃,一不小心问了出来。

然后——

“没办法,喜欢这混蛋,他对什么过敏都没关系——”

“只要他不对我过敏就好。”

 

就这样,我被该少年感动了一地。

 

当我目送着他们无比和谐地并肩远去……

我才猛然想起:那少年不是名侦探工藤新一吗!我男神啊!怪不得那么眼熟。

 

 

 

所以说,我男神把我男神拐跑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END————

 

  132 6
评论(6)
热度(132)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