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病毒(短/完)

*好久之前想写的机器人梗 

*没错我就是那个穆泽

*为学业长弧冒个头_(:зゝ∠)_

 

CP: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

当玻璃杯清脆的碎裂声第n次响起时,工藤新一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黑羽快斗!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工藤新一一向自诩高度冷静,但是对于一天打碎一个玻璃杯,一个不多一个不少这种事还是完全没办法接受。

这样的情况是从几周前开始的。每天晚上十点整,在工藤新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总是恰到好处,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地看到:黑羽快斗修长的手指微微一颤,冻得正好的一杯冰咖啡华丽丽地摔向木地板……细细的冰渣浸没在诱人的饮料中,一定非常可口,如果没有在地上的话。

而黑羽快斗每次都会尴尬地憋出简单的音节:“抱歉,手滑。”

手滑?!眼看着一切毁于一旦,工藤新一头上几乎爆出黑线:“那也不用每天手滑一次,如果你不想帮我拿冰咖啡,就不必勉强。”

灰蓝色的眼眸暗了暗,俯身捡拾地面上的玻璃碎片,声音有些发冷:“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样的原因,检查程序告诉我一切正常。”

工藤新一默默叹了一口气,拿起拖把走过去帮忙。

这家伙,有必要这么严肃吗?像个冷冰冰的机器人——等下,他明明就是吧!自己还真是容易忘记。

 

黑羽快斗,高仿智能机器人,编号KID-1412,主芯片中的人工智能可以使他拥有类人的思维,表情,动作,甚至于性格。和人类相比,唯独把情感换成指令罢了。

很令人无语的是,如此高的设定,比如智商400,最近却变得奇奇怪怪的:浇花会浇到路人,扫地时扫把不接触地面,学习时会“困”到休眠模式,整夜外出不归,再加上每天打碎一个玻璃杯。哦,这也没谁了。

黑羽快斗一度怀疑自己程序出了问题,找到某位叫青山大叔的制造者理论,得到如下几条。

做事不专心是因为思考预告函。

困倦和外出不归是因为身兼怪盗基德身份。

好吧,这些我自己能不清楚吗!但那个玻璃杯碎的没道理。 

没道理,没道理,没道理,这真的没道理~

黑羽快斗无力地呈“大”字状瘫倒在自己的床上,一头乱发被揉搓得更乱了。

 

“所以说,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工藤新一不免好奇起来,“你平常虽然很不正经,但从来没有不正常到这个地步。”

黑羽快斗没好气地挑眉:“我怎么知道。”还有不正常是什么意思啊喂。

“你没有被人做手脚?”

“……”

“也没有碰到奇怪的开关?”

“……”

“不会中病毒吗?”

“怎么可能?!”黑羽快斗瞬间从沙发垫上跳了起来,“我可是KID,一般的病毒完全无法入侵!”

工藤新一嘴角勾起一个狡黠的弧度:“万一是怎么办。”

果然侦探这种人都很讨厌啊,生来就是拆台的存在。黑羽快斗闷哼一声:“凉拌。”

不意外地看到了侦探眼里闪烁不明的光,隐忍的笑意,该死。

 

“我来帮你检查一下吧。”工藤新一不咸不淡地打破了僵局,向黑羽快斗那边靠了靠。

近得可以闻到沐浴乳清凉的香气了,薄荷味的,很好闻。黑羽快斗莫名其妙地有些发慌,不动声色地挪了挪:“不用。”

有什么东西在脱离预定的轨道,坠入雾气缭缭的深渊里去了。

“嘁……”工藤新一挑衅地攥住了黑羽快斗领口的纽扣,“作为主人,还是有通过检查保障自身安全的权利的,没准,傻到被安了定时炸弹——这很常见的。”

“好,检查就检查。”黑羽快斗使劲往靠垫上一靠,盯住工藤新一,“既然是名侦探的判断。”

 

发凉的指尖灵巧地解开了纽扣,按在脖颈上,不是很熟练的摸索着,迟迟没有按在合适的位置上。黑羽快斗突然难受起来,他现在可以轻轻楚楚地看到工藤新一耳侧的水珠,湿漉漉的发尖,蓝得水洗过一般的眼睛,紧紧抿着的薄唇……好热。

工藤新一摇摇头,手指向下摸索,又解开了几颗纽扣,不轻不重地按压着。指尖带过的地方温度急剧地蹿高。老天,怎么这么热。黑羽快斗感觉到自己的耳根火烧火燎,几乎就…就要……

手指还在往下探……不要啊,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出事的!黑羽快斗强撑着制止了工藤新一的动作:“等下。”

工藤新一显然一脸惊诧,停下了动作:“总控到底在哪?”

黑羽快斗松了一口气,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自己的身体结构完全和人类一样,在某些设定上,也一样。”

“某些设定?”工藤新一怔住,随即恍然大悟般继续下探,“我会注意的。”

注意?这样下去绝对会出事的!绝对!黑羽快斗半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脖子,前胸,小腹,再往下就是……

我的设定是17岁的少年啊,怎么可能忍得住这种事……

好热,好难受……某个地方已经彻底沦陷了啊。渴望做点什么,舒服的事情。白茫茫的快感几乎使黑羽快斗完全失去理智,某个部位已经开始有隐隐痛感,要炸了啊!

黑羽快斗还是作死地睁开了眼,正对上工藤新一不知所措的神色。

终究都只是17岁。

 

工藤新一硬生生被压在了床上,人怎么可能抗得过机器人。他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对方身体的高温,灰蓝色的眼里只剩下满溢的渴望,兴奋。他听到对方发哑的声音:“你必须帮忙解决,你造成的事。”

 

黑羽快斗终是明白那个摔碎的玻璃杯里蕴含的东西。

喜欢工藤新一。

这该死的。病毒。

————END————

 写完捂脸逃,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 ̄)︿

  92 7
评论(7)
热度(92)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