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醒来(短/完)

*短篇的新产物 

*祝大家中秋快乐

*依稀记得群中阿离点梗:记者快&作家新

*暑假拖到现在也是没谁了_(:зゝ∠)_

 

CP: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

天气难得的明朗,几缕闲云在蔚蓝的天空中游荡,初升的太阳精神十足地洒下万丈光芒,直照得人目晃晃。街上的人,车,渐渐多起来了。

黑羽快斗便在井然有序的车流中前行,修长的手指稳稳地握住方向盘,神情不带丝毫倦怠,有的只是嘴角张狂的弧度,还有苍蓝色眼底闪烁的星芒。

他是东京知名电视台的新闻记者,在圈内小有名气,以年少活跃著称。采访时提出的问题总是恰到好处——不冒犯也不留余地——他成了台内骨干。外加上阳光开朗的笑容,手中不时冒出的玫瑰,更是诸多女士的追求对象。

 

黑羽快斗此行采访的对象是日本推理小说名作家——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以一本《暗流》在17岁时大放异彩,紧接着是《银翼》《伦敦迷雾》《对撞》……每一本小说都堪称经典,文风简洁犀利,流畅不多坠余,案件惊险无比,环环相扣,深得推理迷喜爱。

但有一点,工藤新一拒绝任何采访。无数新老记者都被客气得体地挡回,以至工藤新一的生活习惯业余爱好均是未解之谜。他还协助侦破多起悬案,只可惜案件内情也从不公开。

 

白色的宝马动作娴熟地开入院子,停在了一栋小洋楼前。

黑羽快斗轻轻吸了一口气,拿上工具,礼貌地扣响了工藤宅的大门。

“请问你找谁?”淡淡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工藤新一。”

门内安静片刻,略带少年音的话语传出:“我就是。您有什么事吗?”

黑羽快斗听出语气中的戒备,唇角翘起:“在下黑羽快斗,请多指教。希望可以做一次采访。”

“那就抱歉了。”语气强硬起来,“除非你破门而入——我不会开门。”

工藤新一转身向书房走去,脚下踩着一双居家拖鞋。他最讨厌别人打扰,尤其是剧情进展到关键时刻。真是,这帮记者什么时候能消停会儿?他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跌坐在木椅上,重新拿起手中的笔。

 

笔尖和纸张摩擦着发出“沙沙”的细想,似是某种神秘的乐章。一个个字母飞快地从笔尖跃出,棱角分明,如同它的主人一样自信锋锐。

工藤新一扯开领口的纽扣,左手端起咖啡杯,啜了一口,抿抿薄唇,右手却不停下,极快地在稿纸上游走。

这一切是黑羽快斗在书房门口看到的。

默默地把闪闪发亮的开锁道具收入兜口,却压不下得意的笑容。

当工藤新一将最后一滴咖啡喝下时,几根白皙修长的手指勾住了杯柄:“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倒杯咖啡?”

黑羽快斗万分满意地看到作家由惊转怒的表情。

 

“私闯民宅!”

“你叫我破门而入的……”

“……”

“杯子给我。”

手中的杯子被一把夺走,黑羽快斗不忘转身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好好工作。”

任由一个陌生的家伙在自己家乱晃这是正常人可以接受的吗?!

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低声咒骂,攥紧了笔杆。

果断无视桌角冒着热气的咖啡。

咖啡豆独特的香气飘散四溢,萦绕在笔尖,夹杂了些许牛奶的甜香……似乎不是太差?工藤新一偷偷瞄了一眼。

但被黑羽快斗发现了:

“尝尝看如何?”

“你先从我家离开。”

“真的不尝?你明明想。”

“……”工藤新一语塞。

尴尬地举起杯子,凑到唇边,象征性地吸了一口,一小口。

浓醇的香气让所有的味蕾瞬间放松,丝丝的甜味在口腔里回荡。真的不错。工藤新一无比无奈地在心底承认。

“还可以……我比较喜欢纯咖啡。”

“哦?”黑羽快斗像是在质疑般,挑起上翘的尾音。

“你确定要黏在我这里?”

“当然。直到你接受我的采访。”

 

工藤新一彻底进入了工作状态,字迹张狂,行云流水。

太阳已经快升到最高了,然而工藤新一并没有停止的意思。

他揉揉发胀的额头,汗湿的刘海,压酸的双腿,时而皱眉时而微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黑羽快斗的目光抚摸过工藤新一的前额,眼角,鼻翼,两颊,薄唇,精巧的锁骨……由上到下,再由下到上。他不想去碰相机,只想用眼睛记录这些美好的东西。

呐,造物主对这家伙真是偏爱。尤其是那对冰蓝色的眸子,熠熠生辉。

窗框的阴影悄然挪移了大半,太阳已经是微微西斜。眼前的人却依然忘我地编织着逻辑之网,丝毫不在意窗外变化。钟表的滴答声都显得有气无力,充满了对主人的无可奈何。

  

“嗒。”一声清响,惊醒了迷迷糊糊的黑羽快斗。工藤新一手中的笔滑落在地,头埋在臂弯里,长长的睫毛掩盖了冰蓝的锋芒,嘴角还带着残存的笑意——睡着了?

黑羽快斗惊诧地走近,近到可以听见工藤新一的呼吸。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痒痒的,有些撩人。

我是陌生人啊!你就这么睡着了……估计昨晚就没合眼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么?

这么睡着……会着凉的吧。

黑羽快斗一脸无奈地脱下黑色风衣,小心翼翼地盖在工藤新一身上。眼疾手快地勾住下滑的金属搭扣,生怕一丝声响惊动了眼前的人。

 

一丝柔软的清风,吹动了稿纸:

“……I wrote your name in the sky,but the wind blew it away;I wrote your name in the sand ,but the waves washed it away.”

主角的未完的告白?

初恋未告白……

心底某种感情在急速膨胀。

冰蓝色……美极了啊。

笔尖一动,华丽的字迹自然流泻而出,欢欣无比:

“……I wrote your name in my heart,and forever it will stay.”

灰蓝的眼底笑意流转,化作点点银光,宛如月夜下的大海。

 

 

 

只待你醒来。

————END————

  80 2
评论(2)
热度(80)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