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秋季(短/完)

*疑似暖伤系

*穆泽在努力磨炼文笔

*不知是不是糖【笑】

*灵感来自于顾城的《在淡淡的秋季》

 

在淡淡的秋季

我多想穿过

枯死的篱墙,走向你

在那迷蒙的湖边

悄悄低语

唱起儿歌

小心地把雨丝躲避

 

他们在秋日晴朗的夜空下相遇。

他只觉得漫天星星也比不过那人眼底笑意。

侦探和怪盗,本为宿敌。

却在冥冥中暧昧纠缠不息。

 

命运无常,他们并肩而立。

无比放心地把背后交给对方,名为信任。

黑暗中的乌鸦在滔天火光中泯灭。

他们相视一笑,不必多言。

他终于明白,那人是他解不开的结,逃不脱的劫。

 

此是为序。

 

01

黑羽快斗寄出了一封预告函。

有史以来只寄给一个人的预告函,那人叫工藤新一。

他起初担心对方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担心看到怒气冲天的中森警官……可这次,并没有。

那片樱花林里樱花盛开,纷纷扬扬,撒了一地。

那人的脚步声轻巧地传入耳中,墨色的发上,西装的两肩,落了许多花瓣。

他突兀地出现在那人眼前,捕获到了一闪而逝的惊诧。一脸严肃地给那人带上手铐,冷冷地开口:“先生,您被指控犯有盗窃罪,请务必跟我走一趟。”

冰蓝的眼眸愈发惊诧,嘴角是止不住的弧度:

“喂,开什么玩笑!像小孩似的,别闹了……”

“您必须跟我走一趟,我没开玩笑。”

“要不然你说我偷了什么东西?”

黑羽快斗满意地笑了,解开了手铐:

“My heart.”

 

“喂,你这算是什么?!”

“告白。你这是答应了么?”

“勉为其难吧。”

02

工藤新一不得不承认某位小偷先生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桌上时常出现柠檬派,冰咖啡,却从来没出现过葡萄干之类令人讨厌的东西。

看着小偷先生在家里时时刻刻忙碌的身影……

有时候……他都不好意思了……

他是个很别扭的人,从来没有主动说过浪漫的话。一直以来,都是小偷先生层出不穷的花言巧语,各种各样的魔术,黏着他不放。而他很少有主动回应的时候。

真的感觉很对不住小偷先生……

当然,像现在这样把自己约到楼顶吹冷风不算!

 

等下?!

还有……把自己弄回家,按在床上也不算!!!

“停下……那里,不可以……”

“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哟~”

工藤新一感觉自己明天得请个假,在家看卷宗了,原因不明。

03

不知不觉,又是秋天。

黑羽快斗站在吱呀作响的落叶上,静静地等着那人开口。

“我要到美国处理一个案子。”

“多久?”

“一年。明年秋天,我会回来。”

“好。用不用我洒泪挥别一下~”

“喂,不需要!我走了。”

他看着那人一点点远去,蓝色西装消失在路的尽头,内心一片空洞。

黑羽快斗突然感到一股透心的寒气,拉了拉风衣的前襟,走向家的方向。

秋天来了。

那人走了。

 

工藤新一没有回头,他知道,一旦回头,就再也走不了了。

他没有告诉小偷先生,那个案件是组织的残余势力作怪。

他怕把黑羽快斗再度卷入其中。

他怕两个人都回不来了。

他决定独自对抗一切,无论结果如何。

哪怕是像风中落叶一般凋零,沉入地底,化为腐土。

秋天来了。

对不起。

04

马上又是秋天了。

黑羽快斗在等待着工藤新一归来。

家中已经收拾得纤尘不染,就只待那人归来。

他像往常一样来到甜品店,点上一份巧克力蛋糕,叼着勺子幻想着那人的模样,嘴角不禁上扬。

马上就回来了呢!没白等一年。

这一年他不知道多少次掐着时差,攥着电话,却生怕打扰那人办案,终是放下了手。

他丝毫不知即将到来的秋,很凉,很凉。

“从华盛顿飞往东京的航班……引擎故障,坠入太平洋……有关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黑羽快斗被钉在了座位上。

眼前一片黑暗。如墨的黑暗扑面而来,将他无情地拖入其中。

那是……新一坐的飞机……

这是唯一残存的意识,他似乎昏了过去。

新一。名侦探。工藤新一。

05

春天永远过去了,只剩下永远的秋天。

黑羽快斗脸色苍白地坐在满地的落叶上,手指拂过黑白的照片。

他和那人只隔一块墓碑,仅此而已,也仅此而已。

他想起那年的春天,樱花遍地。

樱花从来都没有香气的啊,一切都只是幻觉,那年他却闻到了樱花的香气。

他想起那年的秋天,落叶遍地。

落叶从来都是一声不响的啊,一切只是幻觉,那年他却感到了落叶的孤寂。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独自离去……

红了眼眶,却没落泪滴。

我是天,你是海。

海水已经够咸了,不需要再多一颗泪滴。

 

他独自躺倒在墓碑旁,闭上了眼睛。

睁眼时整个世界都是你,闭眼时你就是整个世界。

他恍恍惚惚听到那人的低语:

 

“你怎么不回家呢?”

“我没有家了。”

“那你为什么躺在这里?

“等你。”

“混蛋,快点回家!在这里等我干什么!”

“我真的好……想你。”

 

哦,在淡淡的秋季

我没有走向你

没有唱,没有低语

我沿着篱墙

向失色的世界走去

为明天的歌

能飘在晴空里

————END————

 

 

 

 

 

 

 

 

 

 

 

 

 

 

 

 

 

  43 1
评论(1)
热度(43)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