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来自骰输的怨念||巧言令色(短/完)

*赌骰伤身,切勿模仿。

*梗来自穆泽自己的。

*还是短篇,你打我呀【笑】

*不变的四字标题

 

工藤新一有点哭笑不得。

真的……他找不到任何其它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理。

这是个阳光明媚美好到极点的早晨。

在前一秒,他还是这么认为。但是下一秒,他就彻底怔住了。

自己的床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人,大活人。

现在,这个顶着一头乱发傻兮兮地咧着嘴的少年,正紧紧抱着自己的右臂,头埋在自己的颈窝里,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的脸上,更不可饶恕的是,口水全都蹭在自己的领口上!

工藤新一感觉自己的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他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就在他大脑一片混沌之时,又发现了一件糟糕的事情:

这个人和自己长得也太像了吧——莫非,我的脸是路人脸么?!

深深的无奈感过后,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大浪滔天的内心,抚平额头上的黑线,决定拿出极高的道德心,以平和的语调叫醒这个“闯入者”:

“喂!醒醒——”

“你给我醒醒!”

“倒是松手啊!”

“一会儿我打电话找警察了啊!”

“你给我——起来!!!”

石破天惊。

“闯入者”睡眼朦胧,迷迷糊糊地开口:“名…侦探……”

名侦探?!

两人皆是一惊。

“名侦探!”

“怪盗基德!”

“我怎么会在你家?”

“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问你呢!”

“你快点说!”

“你——”

“你——”

“……”

“……”

最终,相对无言,沉默不语。

怪盗基德幽幽地开口:

“你看到我的脸了,你打算怎么办?”

工藤新一看着一塌糊涂的衣领,轻哼了一声,不无愤愤地说:

“怎么办?!送进监狱!”

怪盗扬起一个欠扁的笑容,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喂,我好歹也救过你啊——”

“不是盗窃,是私闯民宅。”

工藤新一丢过去一个标准的半月眼。

“我知道。但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你家……”怪盗一脸无辜,“我记得我没有梦游症的……怪我咯。”

好,不怪你。难不成怪我?这是我家!

 

一阵讨论过后,工藤新一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精装版《福尔摩斯探案集》,不时抿一口醇香的黑咖啡,神色悠然自在,冰蓝的眼眸少了锐气,带上了少有的慵懒。

早晨的阳光透过高高的落地窗,不多不少地停留在工藤新一的书页间,墨色的发丝镀上了金色的光晕,整个人都带上了一种不真实的梦幻。黑羽快斗清晰地看到光洁白皙的锁骨,凸起的喉结,甚至可以看到颈后细小的绒毛。

名侦探…真是……

“扫完地了?不休息一下吗?”

工藤新一无意间开口。

毕竟,让一个外人来打扫自己家里,多少还是过意不去。

但也是这家伙主动要求的……

“没事,名侦探,我不累。”

黑羽快斗一转头,笑得分外灿烂。

“好吧……继续。”

 

但是,工藤新一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

“名侦探,我干完喽~”

黑羽快斗满脸放光地冲到自己眼前,邀功请赏一般。

“谢谢,你可以走了。”

“不要!”

“?!”

“我话还没说完。”

“你说?”

“我不需要你说谢谢。”

“为什么?”

工藤新一语气中带了点惊讶。

“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是什么情况?!工藤新一懵怔的心理状态。

 

“你可以走了,我什么也没听到。”

“话你可以没听到。至于我,你是甩不掉的!”

 

多年以后,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面前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

工藤新一不服气地反驳:

“只是凑巧我心情好罢了!你见过谁这么一上来就表白的!”

黑羽快斗又是一脸无辜:

“本来想对你说些漂亮话,但想来想去,这世上最漂亮的只有你。”

 

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但还是哼了一声:

“巧言令色。”

————END————

 

 

 

 

 

 

  68 10
评论(10)
热度(68)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