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何以解忧?唯有快新。





相遇是平生之幸,鱼终相忘于江湖。

 

[快新]好久不见(短/完)

*快新的日常向

*另附暖心日常十五题

*穆泽又来发糖【笑】

——————————

走在行人寥寥的大街上,莫名其妙的感到一股寒意,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无以言说的——孤寂。黑羽快斗把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些,像是要甩掉什么似的,大步向前走去。

黑羽快斗感觉自己今天有些反常,一向开朗的笑容被白马讽刺有忧郁少年的气息,要是往常,他早就跳起来摆开阵型和白马决一死战,可这一次,他只是淡淡地闷哼了一声。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啊?

摧毁了潘多拉不应该是开心的吗……现在反而这么……颓废。

算了,还是先考虑一下晚饭吃什么吧。

迷迷糊糊目的不明走出家门的黑羽快斗如是想到。

几乎是本能,他七拐八拐,走入了一家甜品店——巧克力蛋糕做的最好的一家。

暖黄的灯光并不晃眼,温柔的照在身上,店里空调开得暖融融的,他解开了厚厚的围巾,脱掉大衣,坐在一把靠窗的椅子上。

窗外是来往的人流,霓虹灯闪烁不定的掠过每个身影,带上了些许捉摸不定又神秘虚幻的色彩。在这个广阔的世界,谁会遇到谁,谁与谁擦身而过,每天都在上演。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也没有什么是固定的。每一个人都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了。最多,不过在脑海中留下一个透明的影子罢了。

黑羽快斗神情复杂地看着窗外,丝毫没有注意到蛋糕何时端到了桌上。

哪里来的永恒,世事皆短暂。

真是……消沉的可怕。嘴角弯起完美的弧度,暗笑自己的神经质,开始消灭自己的巧克力蛋糕。

玻璃上的倒影,看不清神色,眼底空洞得可怕。

他没注意到一位穿着蓝色西服的少年走入了店中。

与黑羽快斗年纪相仿的少年径直走向了吧台,开口:

“一杯冰咖啡,不要糖,谢谢。”

“您不需要其他的甜品吗?”

“嗯……那就来柠檬派吧。”

少年的声音清朗好听,笑容温婉,只是略带疏离之感。

但在黑羽快斗听来,这声音无异于雷劈。

名侦探……竟然来甜品店……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我最好还是确认一下吧……

黑羽快斗显然忘了此时露脸无异于自杀——

那位少年显然注意到了黑羽快斗的目光,轻轻瞄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随即嘴角勾起了笑容:

“麻烦把我点的东西放在窗边的桌子上。那位,是我的朋友。”

“好的。”

服务员小姐一怔,受宠若惊般端着托盘走向了窗边。

什么情况这是!!!What?!黑羽快斗的内心彻底崩塌。

工藤新一,或者说名侦探,正在缓步向窗边走来……

老天,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更糟的是,黑羽快斗发现自己完全不想逃跑,而是……想和名侦探……我一定是疯了!!!

只可惜,为时已晚。

工藤新一坐在了黑羽快斗对面的椅子上,眼里满是笑意,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启唇:

“好久不见。”

黑羽快斗似乎明白了这些天的失神的罪魁祸首,便是眼前人。该死,又被将了一军!他早该明白的,逃不掉的,纠缠不清的,自从他身陷名为工藤新一的漩涡的那一刻,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没错,一败涂地。

终是释然般,黑羽快斗也笑起来,郑重无比地开口:

“好久不见。”

————END————

 

 

 

 

 

 

 

  140 5
评论(5)
热度(140)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