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好久不见(短/完)

*快新的日常向

*另附暖心日常十五题

*穆泽又来发糖【笑】

 

1.好久不见

走在行人寥寥的大街上,莫名其妙的感到一股寒意,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无以言说的——孤寂。黑羽快斗把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些,像是要甩掉什么似的,大步向前走去。

黑羽快斗感觉自己今天有些反常,一向开朗的笑容被白马讽刺有忧郁少年的气息,要是往常,他早就跳起来摆开阵型和白马决一死战,可这一次,他只是淡淡地闷哼了一声。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啊?

摧毁了潘多拉不应该是开心的吗……现在反而这么……颓废。

算了,还是先考虑一下晚饭吃什么吧。

迷迷糊糊目的不明走出家门的黑羽快斗如是想到。

几乎是本能,他七拐八拐,走入了一家甜品店——巧克力蛋糕做的最好的一家。

暖黄的灯光并不晃眼,温柔的照在身上,店里空调开得暖融融的,他解开了厚厚的围巾,脱掉大衣,坐在一把靠窗的椅子上。

窗外是来往的人流,霓虹灯闪烁不定的掠过每个身影,带上了些许捉摸不定又神秘虚幻的色彩。在这个广阔的世界,谁会遇到谁,谁与谁擦身而过,每天都在上演。没有什么是永恒的,也没有什么是固定的。每一个人都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了。最多,不过在脑海中留下一个透明的影子罢了。

黑羽快斗神情复杂地看着窗外,丝毫没有注意到蛋糕何时端到了桌上。

哪里来的永恒,世事皆短暂。

真是……消沉的可怕。嘴角弯起完美的弧度,暗笑自己的神经质,开始消灭自己的巧克力蛋糕。

玻璃上的倒影,看不清神色,眼底空洞得可怕。

他没注意到一位穿着蓝色西服的少年走入了店中。

与黑羽快斗年纪相仿的少年径直走向了吧台,开口:

“一杯冰咖啡,不要糖,谢谢。”

“您不需要其他的甜品吗?”

“嗯……那就来柠檬派吧。”

少年的声音清朗好听,笑容温婉,只是略带疏离之感。

但在黑羽快斗听来,这声音无异于雷劈。

名侦探……竟然来甜品店……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我最好还是确认一下吧……

黑羽快斗显然忘了此时露脸无异于自杀——

那位少年显然注意到了黑羽快斗的目光,轻轻瞄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随即嘴角勾起了笑容:

“麻烦把我点的东西放在窗边的桌子上。那位,是我的朋友。”

“好的。”

服务员小姐一怔,受宠若惊般端着托盘走向了窗边。

什么情况这是!!!What?!黑羽快斗的内心彻底崩塌。

工藤新一,或者说名侦探,正在缓步向窗边走来……

老天,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更糟的是,黑羽快斗发现自己完全不想逃跑,而是……想和名侦探……我一定是疯了!!!

只可惜,为时已晚。

工藤新一坐在了黑羽快斗对面的椅子上,眼里满是笑意,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启唇:

“好久不见。”

黑羽快斗似乎明白了这些天的失神的罪魁祸首,便是眼前人。该死,又被将了一军!他早该明白的,逃不掉的,纠缠不清的,自从他身陷名为工藤新一的漩涡的那一刻,就已经输得一败涂地。

没错,一败涂地。

终是释然般,黑羽快斗也笑起来,郑重无比地开口:

“好久不见。”

 

2.食堂打饭

“排在你前面的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宿舍。”——来自于独自一人去食堂打饭的服部平次的经验。

 

3.饭卡丢了以后

工藤新一的饭卡丢了。

于是,同宿舍的服部平次看到了如下一幕。

黑羽快斗帅气地一摸兜口,一扭脖子,手中出现一张亮闪闪的卡:

“名侦探,这是我的卡,随便刷,密码你生日!”

“……”

“哎呦,我脖子扭了!嘶……好痛……“

 

“饭卡……有密码吗……”——服部平次一脸魔怔。

4.互相伤害的利器

看着对着电脑满面红光口水直流的某人,工藤新一好不犹豫地开口:

“今天吃清真鱼,有异议么?”

“寺井爷爷,麻烦来帮忙做葡萄干鱼——”

“葡萄干鱼?”——寺井爷爷已经见怪不怪,走向厨房。

5.下雨的日子里

不知道为什么,下雨天,工藤新一总是忘带雨伞。

也总是在拐角处碰到只带了一把伞的黑羽快斗:

“真巧,一起回家吧。又忘记带伞了?——要是我不在你怎么办?”

工藤新一在心里笑了,怎么会,你一直都在。

6.发烧的那些天

看着床上满面潮通红,不断发出闷哼的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一直在嘟囔:“名侦探在生病……不可以……不可以……”

7.你受伤了

工藤新一起身开门,来人是黑羽快斗。

“你受伤了。”

“你受伤了。”

“开门时,你的背部不像往常那样挺直,腹部明显受伤了好吗?!”

“进门时,你的左脚动作比往常明显僵硬,脚踝一定有问题?!”

“只是擦伤而已。”

“只是崴到了脚。”

“我帮你……包扎。”

“还是我先帮你吧,名侦探~”

8.生日礼物

工藤新一从来记不住生日,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名侦探,今天是我的生日哦!有没有生日礼物?”黑羽快斗满脸发光。

“哦?没有。”

“呜呜……我会很伤心的。”

“我没准备,哪里给你找去。”

“要不,你把自己送给我一晚上好了?”

至此,工藤新一果断地确定了今天的晚餐。

9.没有回音的信

“谁会回复那种矫情的信啊!”——工藤新一丢出了一个半月眼。

10.求签

“诶,白马,工藤和黑羽都是大吉!”服部平次看着手中的“小吉”,一脸无奈。

“你也不想想黑羽快斗那家伙……”白马探一脸淡然。

黑羽快斗回头,微微一笑,略显诡秘。

11.假如世界末日来临

“名侦探,假如世界末日来了,你会怎么做?”黑羽快斗的语气少有的严肃。

“最近小行星轨道没有太大变动,地壳也比较稳定,也没有大规模流行性疾病爆发,不存在世界末日的可能。”

“我是说假如……”

12.相似之人必相吸

“名侦探,你说,世界上存不存在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地球上不存在。我们是由正粒子构成的。但在其他星系可能存在由反粒子组成的反地球,当然也可能存在反人类,以至于反你。不过,正粒子遇到反粒子会互相泯灭,在一道闪光中消失。还有,这只是推测性的理论……”

“也就是说,长相一样的两个粒子,一正一反,会在对撞中消失喽!”

“可以这样理解。”

“那么,我和你长得这么像……我们就会在一起喽!相似之人必相吸!”

“喂,一正一反在一起就消失了诶!”

“和你一起消失也很好啊……”

 

“真是个十足的笨蛋!”——工藤新一笑着想。

13.你听说过“花吐”吗

“名侦探,你听说过花吐症吗?”

“无聊。那东西纯属瞎扯。”

“诶……那就是听说过喽……”

“闭嘴。”

工藤新一才不会承认在网上看到了别人写的花吐文。

14.不需要理由

“那个……”黑羽快斗支支吾吾。

“怎么啦?”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那种事情,谁会常常挂在嘴边啊!”

“诶?为什么?”

“那种事情不需要理由。”

工藤新一看着拼命套自己话的黑羽快斗,别扭地低头看书。

15.永远

就像这样手牵手,肩并肩,闻着初春草木的清香,望着夏夜绚烂的星空,踏着秋日落叶上的长影,拥抱寒冬彼此的温暖……

一直一直走下去,直至路的尽头。

又有何不可呢?

外出散步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END————

 

 

 

 

 

 

 

  90 5
评论(5)
热度(90)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