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来自骰输的怨念||世纪难题(短/完)

* 谢谢@南檩 点梗

*又是一个短篇【笑】

*来自格式的怨念┑( ̄Д  ̄)┍

已是初秋,风中微寒。

四叶草吊坠在风中摇晃,单片眼镜下是一抹冰冷的灰蓝,眸子里是自信又张狂的笑意,纯白的披风承载着同样皎洁的月光,猎猎作响。

“嘶……今天的名侦探,意外的慢呢……”

眼底闪过些许暗淡,却很快恢复明亮,迎着一轮弯月,闪着夺目的光。

手中的宝石闪着美丽绚烂的星芒,月光映照下质地恍若丝绒,呈现出纯粹不掺杂杂质的冰蓝色。

不愧是克什米尔蓝宝石。

指尖玩弄间,嘴角笑意浮现。

“嗒嗒——”身后的应急通道中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嘴角的弧度不由得更深了几分。

“基德,把宝石还回来!”

身后传来的声音带着少年独特的清朗,而不是平日里小孩子的甜腻。

怪盗心底微微一惊,表情却丝毫未变,不疾不徐地转身,挑逗似的开口:“名侦探,好久不见~”

上翘的尾音带着不明的意味穿透空气,传入侦探的耳中。

“把宝石还回来!”

不出所料,名侦探还是这般不近人情……不过,可比直接来个足球人道多了。怪盗的扑克脸滑过一丝无奈,细微至极。

音调不变:

“名侦探,你不觉得这样的对话很没营养吗?”

脸上的笑容越发……欠扁。

工藤新一强制压下往想把这家伙送入监狱的冲动,淡淡地开口:

“你把宝石还回来再说。”

身畔的秋风更凉了。

“还回去的话,就没办法和名侦探好好聊天了……”

怪盗的尾音黏腻得可怕。

搞什么,这语气还怪我喽!早知道就狠狠地一脚足球踢过去好了!

工藤新一的脸瞬间黑了几度。

好不容易得到最终解药,本来是想找小兰好好度过这一天,要不是这家伙的预告函的话……该死的小偷。

怪盗基德看着侦探渐渐黑掉的脸,心里嗖嗖地刮着冷风:

名侦探,你以为我乐意在楼顶吹冷风啊喂。要不是……为了……见见你。

怪盗感觉很委屈。

秋风好像又凉了几分。

突然间,凛冽的寒风刮过。

怪盗基德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底。

“名侦探,我……好冷啊。啊——秋!”

回答他的是侦探忍都忍不住的大笑。

名侦探,你怎么可以这样!怪盗的内心是崩溃的。

然后……怪盗做了一个此生最明智的决定:

他缓缓走向了侦探。

等下!这是什么情况?!越走越近了!

工藤新一的内心是懵怔的,愉快地愣在了原地。

近了……

更近了……

和自己九分相似的脸,

挺俊的鼻梁,

嘴角的弧度,

四叶草吊坠,

弯弯的睫毛,

灰蓝的眼眸……

他要干什么?工藤新一凭着直觉推开了怪盗。

怪盗突然半抱住了侦探。

白色的披风环绕着两人,带来些许暖意。

“名侦探,不冷吗?”

来自小偷先生的温度让工藤新一不自觉挨近了怪盗。

算了,反正这样比较暖和,不易感冒。

想了想,又靠近了一点。

怪盗轻轻地笑了,也靠近了侦探。

肩并肩,相依而立。

秋风似乎不再寒凉了。

“你不怕我把你抓进监狱吗?”

“没有了亚森罗宾,福尔摩斯也会无聊吧?”

“……”

“名侦探,不怕我谋杀吗?”

“没有了福尔摩斯,亚森罗宾也会无聊吧?”

“……”

这种安心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呢。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着。

曾经,都背负了太多太多。

像现在这样,也好。

不是侦探和怪盗,像要好的朋友一样。

突兀间,工藤新一开口了:

“这世间无数黑暗的循环,到底是为了什么?”

数不清的黑暗与阴冷,暴力与恐惧,他看到了太多太多。

困扰着福尔摩斯的问题,也缠绕了他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他忍不住去思索。

“……”

怪盗也陷入了沉默。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吧?

父亲的死亡,复仇,这都是为了什么?

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世纪难题。

怪盗看着身旁沉思的侦探,看着那冰蓝的眼眸,想起了那自信又锋锐的笑容。

其中闪耀着名为光明的东西,怕是太阳……也要自愧不如了。

怪盗有了答案。

这道世纪难题的答案。

俯身在侦探的耳边:

“黑暗的存在,是为了映衬光明吧。”

“你啊,就是这道世纪难题的答案。”

————END————





  62 5
评论(5)
热度(62)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