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忍无可忍(短/完)

 *黑羽快斗世界巡演的梗

*组织已毁,日常生活

*这回是真的没完结【揍

前文地址→忍无可忍①

CP: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等待中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速度却实在不敢恭维。

工藤新一半躺在沙发上,茶几上的黑咖啡散发出浓醇的香气。

他有点后悔没接受服部的邀请了——看看资料远远不足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虽说,生活是如此美好。

但是在他看来,没有案件与推理的生活谈不上美好。

“无艺术即无意义。”

工藤新一想到了这句福尔摩斯的名言,同时,又想起了某个自称艺术家的小偷。

怎么总是想起那个装模作样的家伙?果然是太闲了……

莫名其妙,工藤新一不想吃晚饭。

至于原因,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没准是想吃那家伙做的东西了?不然是想和那家伙一起吃饭?

这两个原因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真是,他才不信没了那家伙就吃不下饭了!

但事实上,工藤新一真的没吃晚饭。

夜晚习习的凉风拂过脸颊,月光似潮水一样涌入房间,带来无穷的思绪起伏。

侦探与怪盗,本应是宿敌,却成了朋友。

更奇怪的是,隐隐约约间,工藤新一意识到他们似乎不止是普通朋友的范畴。

你见过哪个普通朋友会这么担心牵挂对方,甚至会气得大发雷霆。

你见过哪个普通朋友会帮对方打扫家务,甚至到了无微不至的程度。

你见过哪个普通朋友放下所有的戒备,甚至到同床共眠的地步。

……

他们之间似乎有无数错杂的丝线缠绕,看似友情又多了分暧昧不清。

他们的理智让他们保持着一个恰到好处又十分微妙的距离,在一些问题上微微疏离又绝不疏远。

如果真的只是朋友,那么为什么从来没有过多提起过自己的情感?

两人默契地一起尘封了自己过去的情感。

工藤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一条界限,但他继续挖掘了下去。

他们就像是两条看似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假装忽视了在另一平面无可避免的交点。

工藤新一想起阴冷的黑暗在阳光下消融的那一瞬,黑羽快斗给了自己一个意味不明的拥抱——

只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拥抱,就令他们乱了心跳。“砰——砰”,是林间跳跃的小鹿,阳光透过浓荫投下斑驳的光晕,晨雾带来的清新与朦胧。

理智的大脑在那一刻停止了转动,鼻尖萦绕着对方好闻的体香,钻入皮肤,融入血液,刻入骨髓。耳畔不知是谁慌乱的心跳?整个身心都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在分开的那一瞬竟有些不舍。不舍着什么?工藤新一感觉自己隐隐约约抓住了什么。

他们两个人之间早已存在的东西,自己深陷而不自知的东西。

不自知?还是不愿面对?对方的温暖让自己依恋,抑或心动?

工藤新一暗笑自己的矫情,却停不下失控的思维列车。

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吧……但愿如此。

饥饿感与莫名困倦让工藤新一胡乱解开领口的纽扣,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去。

几乎与此同时,黑羽快斗正一脸焦躁地坐在出租车里,看着前方根本看不到尽头的车流。

该死的,这样要什么时候才到得了家!

“嗒——嗒”,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车窗 ,发出的声音只不过徒增一分烦恼。

“小伙子,别着急啊!一会儿窗子被敲坏了也不见得到目的地!”

“对不起,叔叔。”黑羽快斗挠了挠头。

“嘿,年轻人的那些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你手里的盒子是给女朋友的礼物吧?”

女朋友……

黑羽快斗一愣,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不是啦……只是普通朋友……”

我表现有这么明显吗?黑羽快斗对自己的扑克脸产生了怀疑。

“就算现在是普通朋友——以后可绝对是女朋友了。”

好吧,叔叔你说是就是吧。我就不打击你多年的经验了……就算以后是,那也是男朋友而不是女朋友。

黑羽快斗立马露出比阳光还灿烂的笑脸:“那还麻烦叔叔开快一点啦——”

“没问题。一会儿上了高速就快啦!”大叔明白自己现在身负“重大使命”,语气中都带上了严肃。

老路灯尽职尽责地照亮门前的石板路,投下昏黄的光影。

它看到有一抹白影攀上了工藤宅二楼的窗口,然后闪入了屋内,只可惜它不会说话。

黑羽快斗,不,怪盗基德看着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的工藤新一,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本来想给名侦探一个惊喜,但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黑羽快斗半无奈半担忧地俯身查看,却看到工藤新一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糟了,又犯胃病了。

“工藤新一,你到底干了些什么?!”黑羽快斗忍不住低吼了出来。

醒了。

冰蓝的眼眸因疼痛蒙上了一层水雾,紧抿着的薄唇挤出两个字:“快……斗?”

在这双眼睛面前,黑羽快斗发现自己的怒火顷刻荡然无存。

语调不自觉地变得温和:“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工藤新一没有答话,只是别扭地转过头去。

“算了……我去给你做饭……等着。”

就在黑羽快斗要走出房间时,身后传来一个小小的柔软的声音:

“因为你不在。”

“我很想你。”

黑羽快斗只感觉每一个细胞都要炸裂——

他有点想哭。

忍无可忍。

――――TBC――――

【另:名侦探如此坦诚的这个样子真的很犯规的说……

说好的短篇去哪了诶?穆泽也不知道,或许不过五章就算?嗯,不超过吧。

说好的完结去哪里了诶?穆泽也不知道,或许是下一章?嗯,下一章吧。



  111 5
评论(5)
热度(111)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