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遨游,不定时出没撒糖。
何以解忧?唯有快新。

此生——
愿彼时半世归来,阡陌青葱一少年。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不冻港(短/完)

不冻港(短/完)

*一个关于猫与温暖的小甜饼

*世界和平后发生的故事(?)

*OOC日常预警

*穆泽归来记_(:з」∠)_

——————————

黑羽快斗丢了一只猫。

 

 

 

一只黑猫,来自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北极圈内的摩尔曼斯克港。谁也不知道他经历了多少人心叵测,世事炎凉,才辗转来到日本,跃入黑羽快斗的怀中。

谁知道呢。

那时黑羽快斗九岁。

那时黑羽盗一逝世。

 

黑羽快斗讶异地抱着黑猫回了家,自父亲去世后第一次弯了眉眼。他摸索着黑猫颈上的项圈,听见自己的呢喃:“你来自摩尔曼斯克港,就叫你摩尔好不好?”摩尔愤愤然发出了一声呜咽,四爪着地,在白羊绒的地毯上蹭了蹭,留下了一串墨迹。

同意了?

黑羽快斗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此,摩尔窜上书架,扭头扔下一道鄙夷的目光。

 

摩尔每天都要出门溜达,一去兮不复返。黑羽快斗每天梦里寻猫千百度,蓦然回首,那猫却在灯火阑珊处。“喵——”黑羽快斗喊。“喵!”摩尔翻墙头。“喵——”黑羽快斗追。“喵!”摩尔腾树梢。“喵——”黑羽快斗抓。“喵呜!”摩尔亮爪子。

黑羽快斗每天捂着脸回家。

摩尔怯生生地跟在后面,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奥斯卡小金鱼非摩尔莫属。

 

摩尔爱看樱花。黑羽快斗摇动枝干造“樱花雨”。

摩尔抬头赏花雨,落英纷然美如画,瞳仁空澈似星海。只有这时候,摩尔才愿意蜷进黑羽快斗的怀里小憩一会儿。

虽然被绿化管理员追得鸡飞狗跳,黑羽快斗还是很开心。

 

谢谢摩尔。

黑羽快斗渐渐走出了那片阴霾。

直至,那个蒙蒙冷雾的深冬,有个男孩出现在黑羽快斗家门口,兜兜转转好几天。那几天摩尔很烦躁,不停地撕咬东西,冲着门口嘶叫。

终于,黑羽快斗冲出了家门。

“你是谁?”

门口的男孩愣住了,盯着黑羽快斗浓重的黑眼圈,欲言又止:

“你需要好好睡觉。”

“父亲去世确实是很令人悲伤的事,但我爸爸说,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同样的话黑羽快斗已经听得耳朵起茧,可在一个与自己同龄的男孩手中听到,仿佛增加了真实的重量。他鬼使神差地开口:

“要进来吃点心吗?”

男孩露出灿烂的笑容,蹦过了门槛。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去世了的?你爸爸告诉你的吗?”

黑羽快斗莫名其妙地咬了一口蛋糕。

“门口没有大衣。”

男孩认真地回答。

“大衣?这有什么关系吗?”

黑羽快斗仍然一头雾水。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书柜上的全家福,上面有你和叔叔阿姨。叔叔穿着一件修身大衣,是冬季加绒的款式。袖口略微有些磨损了,样式也不是很新,但叔叔还是穿着它,说明这件大衣对他很重要。没猜错的话,到了冬季,叔叔总会穿上它。可现在,门口有阿姨和你的衣服,叔叔的大衣不见了。”

“你怎么确定不是放进洗衣机了?”

“和大衣配套的怀表在书架上积了灰尘。你擦过表盘,但是没有擦侧面的缝隙。”

黑羽快斗哑口无言。

 

男孩眨了眨眼睛,往黑羽快斗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蛋糕。

“如果我说我只是路过,你信吗?”

黑羽快斗噎住,把自己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咽下,大声反驳:

“没有任何目的来别人家门口溜达,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吧。”

说罢,他拿出男孩兜口东京到江古田的车票晃了晃。

“喂!乱动别人的东西是很不礼貌的!”

男孩伸手去抢,闹了个大红脸。

 

他们闹腾了整整一个下午。

就什么是传统的偷窃行为展开了深入而细致的讨论。

直到最后,寺井先生不得不用刚出炉的小甜饼堵住了两人的嘴。

华灯初上时,男孩说自己该走了。

“能留下来住一晚吗?”

黑羽快斗抱着摩尔小心翼翼地问。

摩尔“喵”地应和了一声。

“好吧,看在摩尔的份上。”

男孩假装不在意地答应了。

寺井先生体贴地没有收拾客房,让他们同床共眠。

 

他们从银河系旋臂聊到仙女座星团,再从魔术卡牌聊到福尔摩斯,最后聊到了摩尔。

“你为什么叫他摩尔呢?”

黑羽快斗得意地把项圈递给男孩看。闪亮精致的项圈上有小小的“摩尔曼斯克港”字迹。

“摩尔曼斯克港,很冷很远的地方啊。”

男孩笑起来。

黑羽快斗撑起身子,与男孩对视:

“那你叫什么?”

男孩接过项圈,戴在脖子上,躺倒在床上。

“你说呢?”

 

后来,男孩走了,摩尔也丢了。

有些猫,受了伤,便逃避阳光,躲在车底,舔着伤疤,再也不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而另一些猫,哪怕浑身是伤,也要拥抱阳光。

摩尔如是。

男孩如是。

感谢他们。

黑羽快斗如是。

 

又过了些日子,到了蒙蒙冷雾的深冬,黑羽快斗推开家门——

工藤新一不停地向双手呵气,跺着脚站在门口。他的肩上蹲着一只黑猫,戴着闪亮亮的精致项圈。

黑羽快斗鬼使神差地开口:

“要进来吃点心吗?”

摩尔冲白羊绒地毯友好地打了招呼。

工藤新一露出灿烂的笑容,跨进了门槛。

 

你是北大西洋暖流,我是摩尔曼斯克港,因为你的到来,我的世界成了不冻港。

 

 

 

黑羽快斗找回了两只猫。

————END————

在我备战期末考试周的这些日子,fans数悄悄涨了十几个……

好想对你们说:

感谢这一路有你,

这凛冽寒冬最妥帖的暖意。

【开心到码字如飞的穆泽❤


  192 37
评论(37)
热度(192)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