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十日破晓(短/完)

*一本正经的深夜小甜饼

*关于APTX-4869解药的副作用

*给荒年的生贺,3k完结XD

*别说话,她超可爱@荒年★ 

——————————

01

黑羽快斗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醒来。身下是亚麻床单粗糙不平的触感。与之相对,身上的夏凉被则柔软许多,源源不断地奔涌着阳光的气息。他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半梦半醒间听到一些细碎的响动。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睡意总是铺天盖地,无力抗拒。何况自家老妈的鬼点子层出不穷。一睁眼,不是满屋乱飞的鸽子,就是陌生城市的一角天空——谁知道是在哪?

被角被压得很平整。黑羽快斗能想象出那人温柔细致的动作,怕惊醒他刻意放低的脚步。床头的钟表在滴滴答答地响,耀武扬威地晃动着那些夜光的指针。静谧的黑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揉碎界限,模糊棱角。夜风窜入屋内,掀起窗帘一隅。空澈的月光便飘上床头。黑羽快斗竭力想睁开双眼,可浮藻似的幻梦袭来……窗帘上的花纹再度迷乱模糊了。

屋外的交谈声渐渐大了起来。

“……事已至此,我必须尽照顾他的责任。”

“等你学会照顾自己再说这话吧,工藤。”

“十天,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随你。怪盗先生记忆和身体恢复过程中,有异常及时找我。”

伴随着一声叹息,门页吱呀合拢。

夏夜的风早已沾染几许凉意。几颗稀疏的星在风中瑟瑟发抖。茶色短发悄然匿于夜色。

十天,足以让一个人陷入漩涡,何况是你这么脆弱的时候,工藤。

 

02

晨光熹微。黑羽快斗恍惚间嗅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柠檬清香。熟悉的,令人安心的味道。初阳正照,时间不早。再不起床估计又要被老妈拎去做苦力。他撇撇嘴,匆忙跳下床。刚搭上扶手,门猛然打开。入眼是纯白的球鞋,整齐的西装,绿色的领带,以及出奇清俊的面容。眼眸颜色与自己相似又不同——蕴蓄着汹涌波涛的海蓝色。

好闻的柠檬清香!黑羽快斗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此刻却完全提不高警惕。见他醒来,对方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转瞬又恢复平静。

“你醒了?”尾音无法抑制地轻颤。

我睡了很久吗?黑羽快斗不解地挠头,思虑片刻,扬起最真挚的笑容:“你是谁?”

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对方极其正式地伸出右手:“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黑羽快斗兴奋地回握:“黑羽快斗,是个魔术师。”他虽然经常和父亲一起出席宴会,却从未受到过如此平等的对待。那些西装革履的叔叔,光艳照人的阿姨,总是伸手揉乱他的头发,不轻不重地抛下一句:“好可爱的男孩!”

用力攥住对方骨节分明的手,小小的掌心里传递出炙人的温度。

工藤新一。你的名字,我会牢牢记住的。

“你的父母要出门十天,托我照顾好你。”工藤新一从怀中掏出一串吊坠,俯身递给黑羽快斗,“以此为证。”

黑羽快斗顺势勾住侦探的脖颈,不假思索地答道:“我相信你。”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像有约在先一般。鼻尖的柠檬清香愈发浓郁,不浓不淡,恰到好处地勾人。

 

“我不相信你。”十七岁的黑羽快斗肆意地笑着,拥住工藤新一,“我信任你。”一字之差,十年之隔。到底哪来的底气啊……完全不怕自己把他扔进监狱?

 

工藤新一及时转移话题:“你不饿吗?”

黑羽快斗后知后觉地点点头,直奔餐桌。他边吃边讲,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解决早餐。

隔壁的女孩叫中森青子,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钟楼,钟楼的钟声非常好听,老师被他的魔术捉弄,老爸是最棒的魔术师……他喜欢中森青子。

最后,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询问:“新一哥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曾经有。”

工藤新一轻描淡写地回应,结束了早餐。

“她不要你了吗?”黑羽快斗把柜子上倒扣的照片放正。照片上的工藤新一和一位长发少女勾肩搭背,笑容灿烂。

“那我要你。”

 

03

黑羽快斗一夜之间长大了一岁。

他清楚地记得昨天和工藤新一一起经历的所有事情。但凭空生长的记忆和身体表明,他八岁了。工藤新一正在洗漱。

“我身上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没有。”侧脸出水,“这是正常现象。”

“正常现象?那意味着我一个月后就要变成大叔!”

“噗。”工藤新一化开掌心的泡沫,抹上黑羽快斗愤愤不平的下巴,“你现在就是。”

年龄的绝对优势占尽上风。黑羽快斗喘息着被丢上沙发。工藤新一则衣衫凌乱。两个人都浑身泡沫,狼狈不堪,活像从马戏团偷跑出来的小丑。

 

原因不再重要。黑羽快斗清楚,工藤新一在用自己的方式,缓解他的焦虑不安,将他拉出怀疑的泥沼。蠢办法往往出奇奏效。

心底翻腾起细小的波浪,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占据四肢百骸。

 

已知:侦探与怪盗相距一百米,侦探每秒跑六米,怪盗每秒跑四米,问:侦探何时能追上怪盗?黑羽快斗答非所问:“你经常提的那位怪盗,似乎很喜欢你。”

 

昨天他们一起抓到的柯南娃娃立在床头,瞅着黑羽快斗,一夜未眠。

 

04

第四天,黑羽快斗神情淡漠。

黑羽盗一,伟大的魔术师,他的老爸,去世了。梦中火蛇狂舞,血溅长空。他拼命追逐的那道白色身影,终坠入黑暗。黏稠的黑暗层层叠叠撕咬他的身躯,从最初的炽热与剧痛,到最终的寒冷与麻木。

他嚎啕大哭整整一天,直至泪尽阑干。形形色色的人或同情,或安慰。渐渐地,他学会戴上扑克脸,用微笑掩饰所有的裂痕。中森青子默默地陪伴着他。

不熟悉的人知道,黑羽快斗仍存。熟悉的人知道,黑羽快斗已死。

 

夜幕降临。黑羽快斗独自一人,蜷缩在角落里。浅淡的月光穿透落地窗,给颤动的发丝镀上一抹银白,勾出黯淡的轮廓,仿佛无法融入世间的孤独剪影。

“混蛋。”

下一秒,他被牢牢扣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后面发生的事情远远超出应有的限度。黑羽快斗回身把工藤新一压倒在床上,低吼着扯开侦探的领口。离群的孤狼,仓皇无助,悲凄地对月空嗥。对方不躲不闪,任由他胡闹。

他咬上锁骨。工藤新一吃痛地闷哼一声。呼吸间尽是柠檬清香。他彻底清醒了。

“想哭的话,就再哭一点点吧。”

眼泪毫无征兆地纵横晕染。

谁不想再哭一点点呢?人人被迫扮演刀枪不入的角色,撑起头顶的窄小天空。奔波着,劳碌着,麻木着,活着。

 

流过的泪,没人再提。

 

05

最后一天,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比肩。

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怪盗基德,巧妙地将千回百转的爱意完美掩藏。

“你经常提的那位怪盗,似乎很喜欢你。”

工藤新一亦然,放纵自己深陷漩涡。

“他彻底恢复时有可能丧失近期记忆,请做好心理准备。”

 

00

昼夜对撞。

“我还记得你。”

你说的每一个字,你做的每一件事,你流露的每一丝笑意。

 

 

 

十日破晓。

————END————

  115 25
评论(25)
热度(115)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