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书中落雪(短/完)

*睡前讲童话故事是传统

*很久以前关于潘多拉的梗XD

*双向情感不明设定_(:зゝ∠)_

*挣扎于酷热渴盼凉意的穆泽

——————————

街角的薄雪在月光下闪着点点柔光。

 

 

 

工藤新一信步踏雪,不时揉搓冻得通红的耳廓。稍微积厚一些的雪发出扭捏的抱怨,在脚下吱呀作响。常常刚为不远处的离合神光所吸引,转瞬便踉跄着,狼狈着,扶住路灯杆喘息。定睛细看,不过是落雪玩弄灯光的把戏。下定决心不再上当,可总无济于事。

这是一条僻静的街。平时行人寥寥,何况午夜此时。若不是贪恋那家书店暖橘色的灯光,工藤新一也不愿冒雪奔波。雪稀稀疏疏地飘着,风随随便便地吹着。耳朵早就不属于自己,冷冰冰,硬邦邦,毫无知觉。

“你的耳朵很红。”对方匆忙追来,词句裹挟着热浪,在空气中凝成浅雾。只余生生压抑下去的挑逗尾音,尴尬地回响。

“冻的。”工藤新一下意识伸手捂住耳朵,似在确定它们泛红的真正原因,又似在掩饰什么,“你买到想要的东西了,魔术师先生?”

在荒郊野外变出一块黑森林樱桃蛋糕,应该不成问题?

黑羽快斗竭力将自己缩进大衣,神情活像冻蔫的茄子:“没有——什么都没有。”语气无奈至极又心存不甘。说罢,又向侦探身侧靠了靠。

寒风呼啸,无人言语。衣摆磨蹭间,丝丝缕缕的暖意无端扩散开来。步伐合上心跳的节拍,砰砰砰,碾过静谧的夜。几分温情的雪,染上微醺醉意。

 

书店老板微笑着向他们点头致意。少见的诚挚笑容,不存冷漠的公式化痕迹。“关注一米范围内”的潜规则,被角落里憨笨的南瓜灯揉碎。不知是不是暖气很足的缘故,人们脸上飘起淡淡的红晕,显得其乐融融。

没人过多注意大名鼎鼎的侦探和魔术师。他们借了两块软垫,席地而坐。工藤新一开始在书架上翻找有趣的书籍,预备在书店过夜。……内间总有免费的床位。虽然简陋,但堪称书迷的天堂。

黑羽快斗也恢复活力,继续他的蛋糕搜寻事业:“先生,您知道附近哪有24小时营业的甜品店吗?”十分钟后,魔术师兴冲冲地奔入茫茫夜色。对此,侦探颇感无奈。

书架最上层通常都是古僻的书籍。没有排序,阅者随缘。

一阵晃动。

砰。

一本书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工藤新一头上。

接受来自冒失大叔的道歉后,他饶有兴趣地翻开了这本封面无字的书。

外面的雪大了些。

 

 

 

此故事纯属虚构。

 

神纪4869年,萨利克利帝国大举进攻古灵芬与海维拉。

 

古灵芬与海维拉皆是日渐衰微的古国,科技落伍,却还有残喘之力。古灵芬人战阵多变,魔法高强;海维拉人骁勇善战,剑术高超。

久攻不下,萨利克利被迫选择和解。和解是有条件的。三国各派出一位勇士,进行比赛。胜者可随意挑选世间的一件宝物。输者必竭尽国力搜寻宝物。

众人皆清楚萨利克利所求,潘多拉。

相传有一块宝石,月光下凝聚红芒,流下的泪滴能使人长生不老。它携希望与灾难并至,故名潘多拉。潘多拉最初埋藏于雪域,发掘后辗转世间,终不知流落何处。

古灵芬与海维拉勉强答应。三国签订永世契约。

 

雪,翩然落地。

纯白的世界里出现一个小黑点。一人,一马,一剑,一鞍,独行千里。黑衣骑士下马稍作休息,镶金黑袍翻飞出轻盈的弧度。阖眼听风吟,欲语还休。风与雪,囊括了仅有的一切。满眼单调平板的白。头盔前的面具遮掩了面容,独留一对沧海蓝眸。面具上的金纹细腻流畅,精巧非凡。剑柄上的宝石熠熠生辉,是冰天雪地凭空窜出的火苗,增添炽热欢悦。

嗒嗒嗒。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黑衣骑士翻身上马,手按剑柄,蓄势待发。轻笑声不大不小,足以震颤灵敏的鼓膜。

“哟,好久不见。”

对方一袭月白色长袍,花纹简洁大气,礼帽端端正正,四叶草吊坠在风中狂舞。凌乱的发丝未能遮没苍鹰般锐利的目光,璀璨星光汇聚其中。银枪斜挑,尖处流光百转。怪盗基德,来自古灵芬,难缠的家伙。

萨利克利的骑士未战先怯,失去资格。古灵芬与海维拉的命运之战到来。生存与毁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怪盗基德后撤两步,率先礼让。黑衣骑士拔剑出鞘,颔首示意。

砰。第一次交锋。银枪迎上宝剑。怪盗处于劣势。危急关头,枪尖突然爆出一串符文,抵挡住了凌厉的剑势。缥虚的光点四散纷飞,变换成套索阵。

当。第二次交锋 。宝剑划出数道虚影,长驱直入。法阵在虚晃剑影间再度破碎,陨星无力殆尽。骑士剑法奇绝,逼退怪盗。怪盗指尖转动,阵盘脱手而出,烟雾弥漫。

铿。第三次交锋。阵脚左移三分,银枪光芒更盛。骑士眸色一暗,提缰抽身回转,用剑柄弹开枪尖,顺势出手。与此同时,怪盗挥枪直逼眉心。

单片眼镜与黑金面具先后破裂。

无处可藏。单片眼镜下的脸庞意外年轻,二十岁,三十岁,不,甚至更年轻。面具下的脸也同样如此。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他们一同仰望雪域星空。

月色落入雪地的怀抱,月光则坠入沧海的深底。

月光下,工藤新一的左瞳,闪出绯红微光。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黑羽快斗视若无睹。

 

相遇即宿命。

那一夜,落雪遍地。怪盗基德御风潜入存有罕见克什米尔蓝宝石的宅邸。多亏厚重的华贵地毯,完美掩饰掉所有声响。整个窃取过程顺利得不可思议。珍贵的蓝宝石,为清朗的月光镀上矢车菊独有的色彩,纯净空灵,美若虚幻梦境。

不是潘多拉。怪盗怅然若失,准备将它埋入薄雪。

“小偷先生,请把宝石还给我。”少年的嗓音穿透层层风雪,平稳清晰地传入耳中。句式是礼貌请求,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怪盗转身微笑,潇洒地扬手作别。宝石穿破虚寒,物归原主。

不逊色大海的沧蓝眼眸,暂且收下,烙印心底。

“还有,你不冷吗?”

冷啊。彻骨的冷。呼吸凝滞,心脏停跳,脚步沉重,差点驻足。

 

神纪4872年,永世契约遭窃,潘多拉消亡。世代铭记,潘多拉独不敌真情。

 

 

 

脸侧传来温热的触感。一杯热气升腾的红豆奶茶。

工藤新一回想起红豆腻人的甜味,赶忙放下手中书籍,连连推拒。

“跑了三条街才买到的,真的不要?”黑羽快斗不满地嘟囔着,“可惜还是没有黑森林樱桃蛋糕。”

侦探抚平边角,合上书页,随口应答:

“没有红豆的话,可以考虑。”

魔术师狡黠地勾起嘴角,用吸管尖将红豆尽数挑入口中。动作灵活敏捷得像是书中斜挑银枪的怪盗。

……那只是童话罢了。现实中不存在幼稚的赌约,不存在惊心动魄的决斗,不存在圆满无缺的结局。或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晓是谁撰写了那些童话故事,映射真人实事。

真实的是,怪盗与侦探并肩而战,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幸而没有失去彼此。此时此刻,他们共享和平与安详,快乐与温馨。

“喏,现在可以了吧?”

“勉勉强强。”

工藤新一低头吮吸了一口奶茶,细品唇齿间带着零星甜味的醇香,不自觉扬起笑容。

 

珍藏好彻腑的暖意,推门而出。

“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黑羽快斗略感焦躁。

月光下,工藤新一的左瞳闪着奇异的红光。那是即将永远消逝的潘多拉的绝唱。

 

“不说,你懂。”

 

 

 

落雪般的点点柔光消融了一切。

————END————

嗯,被书砸到头的蠢货才不是我XD

  62 19
评论(19)
热度(62)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