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鲸落(短/完)

*晚上是讲故事的好时间XD

*OOC预警,架空向【啪

*少年时代的相遇相知(?)

*预祝各位食用愉快_(:зゝ∠)_

——————————

大海里有鲸陨落。

 

 

 

那是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的第一次见面。

咸湿的海风拂过面颊,溜进衣领,嬉皮笑脸地将短袖鼓成风帆。不大不小的人迎着光,逆着风,踏着海浪卷起的霜雪,一步又一步靠近。足足有两米高的巨浪,咆哮着冲向海岸,最终乖顺地低下头,抚过脚面。比大海更深邃的瞳里,流光百转,轻松惬意。

那人开口。声音却被海浪拍打礁石的呼啸击溃,散落在温暖的沙滩上,飘散在湿润的空气中,转升入蓝得晃眼的天空里。那股气定神闲的淡然连带着决堤。最终被黑羽快斗捕捉到的,是几个震颤不已的字眼:

“你叫什么名字?”

黑羽快斗一愣,抬起双手拢住回音,竭力大喊:

“黑羽快斗!——你呢?”

没等到伴随汹涌波涛的回应,那人直直向黑羽快斗走了过来。起初,步伐轻巧得似一只海燕;后来,便急切得如同一只猎豹。发丝在风中狂舞,乱得一团糟。微妙的神情把内心出卖:

都怪这该死的风发型乱了形象毁了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噗嗤。

黑羽快斗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这家伙,怎么这么有意思?

一晃神,人已近前。那人眸光一暗,从裤兜里取出什么东西,拽住黑羽快斗的左臂,毫不客气地涂鸦起来。正欲阻止,为时已晚,左臂上出现几个歪斜的字:

“工藤新一。”

如果这种行为算是自我介绍的话,那么,结下梁子也算是友好结交。当发现工藤新一手中赫然拿着记号笔时,一声惨嚎响彻天际:

“喂!记号笔洗不掉的!”

“洗不掉就带一辈子吧。”

只留一个悠然自得的背影。

 

不算美好的开始,预示着不会更糟的发展。

渐渐地,他们会不约而同来到海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有时候,甚至会展开无尽的追逐赛。累了,就躺在足够柔软的细沙上,阖上眼睑小憩。岛上游客不多不少,没人会争抢沙滩上的空地。闲极了的时候,也会互相设计谜题,开开玩笑。

黑羽快斗总觉得,工藤新一像极了一头鲸鱼。

一方面,聪明,冷静,坚定。

另一方面,善良,守信,稚拙。

稚拙,表现在两人争论时的一腔热血和偶尔犯蠢。

面向无边无际的大海,渺小的人时常生出许多疑虑。不论多么强大的生物,总有一天会迎来衰亡。那么,衰亡后会留下些什么?认真思虑问题时,黑羽快斗总是习惯称呼工藤新一为“名侦探”。

“名侦探,你说,鲸鱼陨落了,会留下什么?”

短暂又漫长的沉默。清朗的声音令人捉摸不清:

“你知道吗?当一条鲸鱼在海洋中死去时,庞大的尸体会慢慢地沉入海底,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可以维持上百种无脊椎动物生存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生态系统,成为冰冷海底最温暖的绿洲。——生物学家赋予这个悲壮的过程一个名字,叫做鲸落。”

黑羽快斗透过那对海蓝色的眸子,隐约看到了一头自在遨游的鲸鱼。庞大的身躯,流畅的线条,快活的低语……那头鲸鱼搅动着周身的海水,畅快地潜入深海,找寻自己的同类,远离小鱼的喧嚣,孤傲又不孤单。

“在我眼里,你就像一头鲸鱼。”

工藤新一讶异地挑眉,调侃道:“你不是讨厌鱼吗?”

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害怕。当然,这一点黑羽快斗不会说出来的。

“鲸鱼不是鱼,是哺乳类动物。”

将计就计,成功收获了对方懊丧又气愤的眼刀。

或许,此时此刻,平静的海底正躺着一头陨落的鲸鱼。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面前的这头鲸鱼还好端端地呆着呢。

 

时光如流水般逝去。

往日平静无波的海面,突然间狂风大作,巨浪滔天。船身剧烈晃动着,逼迫人将五脏六腑全吐出来。桅杆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甲板吱呀作响。“快!砍掉桅杆!”桅杆倒下。一片嘈杂中传来不真切的绳子崩断声。一个模糊的光点嵌于暗流间。船上的人见救生艇漂走,惊慌失措地尖叫起来。

黑羽快斗脸色惨白地躺在救生艇底部,天旋地转。“燃料!没有燃料了!”似乎是很远很远的地方,恐慌仍在持续。他无力地闭上了眼。

结束了。

工藤新一和他一起登上了那艘违法捕捞的渔船,想找到立案的证据。可他们被发现了。“你走左边,我走右边。”情急之下,他向左奔逃。回首时,只见侦探笑着走向人群。笑得肆意又灿烂。

……然后,皮鞭抽打声,血水滴落声,鱼舱门被用力摔上的声音……以及刺耳的狞笑:“你说不说!——不说?——好,和那些鱼一块腐烂吧!”有谁阴阳怪气地接了一句:“诶呀,怎么不扔海里喂鲨鱼呢?”哄笑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随后,黑羽快斗疯狂地倒掉了燃料舱内的所有燃料,跳上了救生艇。

眼前再度浮现出,那对比海幽深的眸子,在沾满血污的脸上,熠熠生辉。恍若强大的鲸鱼,被鱼叉刺中,挣扎着,反抗着,不肯放弃的样子。终于,它挣脱了,染红了一片海,缓缓陨落,永远沉睡。捕鲸船上的咒骂显得脆弱不堪。

刀锋过境,积云谲诡,迷乱不清。黑羽快斗异常清醒。他知道,属于他的那头鲸鱼正孤零零地躺在海底,腐朽为尘。

 

罪犯被尽数抓获。

寻遍整艘破破烂烂的渔船,不见工藤新一踪影。和善的警官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我们会尽快找到你的朋友。”渺茫的希望罢了。他想反驳,喉咙却干涩得发不出一丝声音。海浪汹涌,鼓膜震颤,隆隆隆隆,什么都听不见了。

突然,一只湿淋淋的胳膊搭上他的肩。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动作。

“哟,快斗~”

上翘的尾音掩饰不住因虚弱发抖的身体。

在某个骗子被丢进医院前,黑羽快斗狠狠地撂下一个拥抱和一句话:

“蠢鲸鱼。”

风暴平息,那潭冰蓝光芒不减。鲸鱼在海底为无脊椎动物创造了一个天堂。冰冷无趣的海底,从此有了星星点点的荧光。仔细听,你会听到它们随着暗流摇摆奏起的美妙乐章。

 

大海里有鲸陨落。

 

一念山河成,一念百草生。

 

 

 

人间最美,不过鲸落。

————END————

PS:【战斗记录】

您开启被动技能“你更我就更”。

荒年对您使用了“开门,社区送温暖”技能。

您对荒年使用了“开门,FBI查水表”技能。

荒年对您发起第二次攻击,暴击!

@荒年--今天也依旧在吸嘉 我放大招了,你看着办XD

  79 16
评论(16)
热度(79)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