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奇谈(短/完)

*两位太太加一条咸鱼的合文XD

*架空背景下惊骇世俗的对决_(:зゝ∠)_

*梗来源:迟来的告白&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交给我,告白交给你们【啪

 

两个人之间不得不说的神奇故事,故为奇谈。

@咩咩离 @荒年GARGNOD @穆然泽远 三人合文!

 以下部分属于我。

 

——————————

尽目绯红。

 

 

 

满树玉瓣多傲然,时来清风一缕,便打着旋飘落归尘。

仔细一瞧,那飞舞的花瓣边缘,竟氤氲着淡淡的雾气。雾气升腾,整片林子上空笼罩起一团轻云。樱花本无香,这里的花太繁太密,让人迷了目,乱了神,恍惚间嗅到一股甜香。

出生于世家,黑羽快斗怎会不知这里灵气充裕?

好地方!

他冲向视线范围内最大的那棵樱花树,盘腿坐下调息。

浓厚的灵气疯狂涌来,几乎把他淹没。

兴奋之情难以克制。下次一定要带青子来这个地方,让她开开眼界。可惜好景不长,灵气有限,飞快地被消耗着,短短一上午,大树下的雾气就没了踪迹。

黑羽快斗委屈地撇撇嘴。

不会吧,自己的体质,这么费灵气?本来想窝一天的,这就没了?

年幼的他发出了一声哀嚎。

当。

一把剑擦着脸颊飞过。

钉在了树上。

哈?明明没看见一个人啊。会隐形的家伙,肯定不好惹。黑羽快斗攥紧了手中的扑克牌,试探着喊了一句:“谁?”

老套的问题,对应着,老套的答案。

“我。”

那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似乎是觉察他的疑惑,一个人影从大树背后闪出——不是什么仙风道骨的老头,也不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更不是身姿窈窕的女子——只是一个嘴角上扬的小孩。

黑羽快斗有些生气。自己从没被年纪相仿的人戏弄过,现在却被眼前这小鬼耍了一回。他没多想,抬手就想把扑克牌扔出去。

对方愣了一下:“我没武器。”

是啊,不能攻击手无寸铁之人,何况还是个瘦弱的人类。

黑羽快斗无奈地放下了手,挤出一丝笑容。

当。

又是一把剑擦着脸颊飞过。

钉在了树上。

诶?又来?黑羽快斗正欲回击,定睛一看,对方早消失无踪。精致的剑柄上挂了一张纸条:

抱歉,抢了你的灵气。这把剑送给你,当作赔礼。

算这家伙有良心!否则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长得好看也不行!等等,说好的没有武器呢?黑羽快斗气愤不已,但还是小心地收好剑和字条,向家的方向跑去。

迎接他的是来自父母的打趣:“哟,哪个喜欢小快斗的人送的?”

“才不是!那家伙是个讨厌鬼!”无力的越描越黑。

 

白驹过隙,十年之后,黑羽快斗再次踏入这片樱花林。

樱花依旧,物是人非。他早已不天真烂漫,继承了父亲的遗志,背负上了怪盗的身份。他时常想起当年从大树背后闪出的小鬼。那对冰瞳,蓝得耀眼,仿佛天融了一块在其中。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估计依旧欠揍。

这里灵气充盈,是因为他此次的目标月长石。

月长石,埋于地底,滋养了这片樱花林。樱花盛开时灵气不泄,凋零时灵气飞散。

而此时此刻,整个樱花林都被铃木财团收买,变成私人财产。外围铺设警戒线,内有警力保护。想拿到月长石,比登天还难!怪盗像往常一样,收敛了气息,易容成工作人员,窜了进去。一切顺利。

别想血统能帮上什么忙,不管是什么,都扛不住子弹。

怪盗认真地绕树巡视着,慢慢向月长石的方向靠近。月长石就在大树下。十年前的小道不会有人知晓,安全可靠。他轻快地迈步前行。

月色正好。皎光空灵清澈,月影斑驳虚晃。樱花轻翩落地,微微颤动着,美得摄人心魄。眼前浮现出那对冰蓝琉璃瞳,心跳奇异地快了几分。十年前的小剑正安然躺在他的怀里。

十米。

五米。

两米。

一米……

当。

一把剑擦着脸颊飞过。

钉在了树上。

黑羽快斗似乎听到了老树的哀嚎。第三次。被剑钉。他顾不上太多,手中的扑克牌飞了出去,来者不善。

砰。砰。砰。连响三声。不见人影。

三个方向都试过了,那么……又被耍了。

侦探优哉游哉从大树背后闪出,嘴角上扬,眸子闪闪发光。比记忆中的小鬼更锋锐,成熟,坚韧。他也不差啊。手指一勾,一张扑克牌插在树干上。掌心中流光一现,月长石被取了出来。满眼的笑意再也抑制不住,铺天盖地。

侦探的脸瞬间黑了,脱口而出:“我没武器。”

下一秒一拳锤在了怪盗胸口。

小剑一震,掉了出来。

这力度,是瘦弱的人类吗?等等,需要灵气的怎么可能是人类?所以说,我十年前为什么要停手?

黑羽快斗怔住。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过苍白。“工藤新一。”侦探略显担忧地进行了一下自我介绍,俯身捡起那把小剑,“原来是你。”

万幸,月长石还在黑羽快斗手里,闪出温润如玉的光。不是潘多拉。

工藤新一的身上有人类的气息,也夹杂着几分微不可查的妖气。虽然猜测种族不是绅士之举……

“你是人妖?”

黑羽快斗以八十一岁以下谢绝观看的方式飞了出去。

“把宝石还回来。”

怪盗戴上标准的扑克脸,倚树轻笑,把宝石扔向空中:

“宝石还你。另一样东西就归我了了。”

另一样东西?工藤新一蹙眉。

星芒狡黠,流光坠地,结界凭空出现,笼罩整个樱花林。白色小偷凭空消失,乘风而逃,无迹可寻。不属于任何一族的法术。

“你是什么族类?”

虚空间传来不该有的回应:

“你听说过魔仙吗?”

再无声息。

白鸽,盘旋几周,终于坠地,熟悉的纸条:

这片樱花林作为赔礼,送给你。

 

工藤新一追了上去。

月色拂过微红的脸颊,被樱花染红一般。

回首的黑羽快斗——

 

 

 

尽目绯红。

————END————

Or TBC

这是一个假·END【滚键盘】哈哈哈哈哈快追上去告白啊!!!……下面的部分交给阿离,荒年【被揍

  70 51
评论(51)
热度(70)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