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居眠01(中/未完)

*习惯性大半夜撒糖 

*一个互相温暖的故事_(:зゝ∠)_

*NPC就要完结啦【啪

*所以我又开坑了(?)

——————————

一盏一盏街灯晕染开朦胧的夜。街上行人寥寥,只有不时掠过的汽车带起飞溅的水雾。没有一丝风,雨滴砸落在地的声音清晰可闻。黑羽快斗站在屋檐下,静默地望着那小片干燥的地面,一点又一点被雨水浸湿,直至完全变成普通的深灰色。他走回屋内。

寺井爷爷走了。

自从父亲去世以来,寺井爷爷一直承担着远超管家的义务,帮助他,关心他,照顾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又上了年纪,最终毫无疑问的累垮了。起初只是轻微的咳嗽,到后来变成持续不断的低烧,再后来只能住院治疗。医生说,别无他法,积劳成疾,只能到郊区休养。

寺井爷爷怎么可能离开他的快斗少爷?

几番波折,黑羽快斗成功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失败了。

他独自一人坐在漆黑的老宅里,呼啸而过的灯影照亮桌上的全家福。

照片上的人,除了他,都离开了。有的是永远,有的是暂时。孑然一人,夜不能寐。

 

轱辘轱辘。

滑板的声音。

不知是谁在疯狂地冒雨前行,或许是叛逆的少年吧。

车轮碾压在潮湿的路面上,像碾在心上,酸涩不堪。

锋利的碎片绞痛了神经。

一个名字自然而然地浮现于黑羽快斗的脑海。

整整三年。

他再也没见过那个欠揍的小鬼。

江户川柯南。

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也下着雨。浑身湿淋淋的,两人都狼狈不堪。没有正式的告别,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只是在转身的刹那,心里默念:“再见。”

说是再见,其实再也没见过。

江户川柯南完成了使命,理所当然地从世界上消失了。

怪盗基德也完成了使命,理所当然地从世界上消失了。

怪盗与侦探,独特的身份,是他们唯一的交点。当身份被抛弃,他们的交点也就消失了。茫茫人海,故友不可寻。

雨敲打着窗户,噼里啪啦。远方隐约传来震耳的雷鸣,轰隆轰隆。在这样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黑羽快斗不由自主地想念起某个家伙张狂的笑容,再也停不下来。

 

想想吧,以后每天都要面对空荡荡的家,多么孤独,多么寂寞。怪盗绝不会束手待毙!黑羽快斗从床上爬了起来,点开手机,奋力搜寻着什么——

房屋出租网。

他没有丝毫犹豫,飞快地填好了信息,发布上去。

……只要有一个房客,就能改变现状,何乐而不为?

价格不高,环境不差,绝对有合适的人选。

当然,他没忘记加上几条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备注:

1.不欢迎进行与鱼有关活动的房客。(重点)

2.不欢迎有不良嗜好的房客。(具体内容请咨询房主)

3.不欢迎窥探房主隐私,干扰房主生活的房客。

4.不欢迎女性。

5.请再从第一条看起,确保无误。

这样总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了吧。

等待着,手机屏幕慢慢黯淡下去。黑羽快斗迷迷糊糊地沉入梦的怀抱。

手机蓦然振动了一下,炫目的白光亮起,屏幕下方显出两个小字:

“成交。”

对方的回应迅速而简短,让黑羽快斗愣了一下才将电子合同发送过去。

短短五分钟,填写好的合同又发送了回来。干净利落,简洁明了,绝不是大半夜一时兴起的醉鬼所为。强烈的好奇心鼓噪着心肺,浑身的血液冲撞着血管——许久不曾有过的感觉。

茫茫雨幕那端的究竟是谁?

是无所事事的流浪汉,是笔耕不辍的作家,还是忧虑无眠的失恋者?

没准是个像自己一样独守空宅的家伙?

“明天早上九点。”

“不见不散。”

 

转眼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外面还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绵延不绝地加剧了黑羽快斗此刻的焦虑。距离对方到达还有三个小时。

客厅整洁干净,问题不大。

楼梯光亮无尘,问题不大。

客房……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一堆纪念品是怎么回事?!老妈!!!

他发誓自己无法想象对方看到这一切的表情。迎接他的是皱眉,谩骂,还是拳头?抑或是三者都有?一头乱毛被揉搓得更乱了。

黑羽快斗自我安慰道,至少对方的杀伤力不会大于那个小鬼:一个足球砍过来。

嗒。

嗒。

嗒。

九点整。

客厅里的挂钟尽职地敲了九下。

古老悠远的钟声还在回荡,门铃恰到好处地配合响起。

黑羽快斗迟疑了。

一片寂静。

走了?指节叩击门板的声音响起,不慌不乱,清脆悦耳。

避无可避。门开了。修身的暗红色长裤在灰暗背景下分外引人注目,相当独特的黑色大衣,银白色的搭扣做工精致漂亮。更要命的是,大衣中部的收束,勾勒出纤瘦有力的腰线。刘海因为匆忙乱糟糟的,几根头发不安分支棱着。那对冰蓝色的眸子被雨水冲刷得分外明亮。

黑羽快斗唇缝间轻轻吐出一个名字,与对方的声音恰好接合:

“工藤新一。”

“请多指教。”

工藤新一有些尴尬地同黑羽快斗握了握手——他的手中空无一物。

“我的个人用品在半路上出了些问题,可能要暂时借用你的。相当抱歉。”

“你的住处在今天早上出了些问题,可能要改动一下。同样抱歉。”

不太符合人之常情的轻松感传遍全身,冲走了所有的愧疚。他们同时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过了足足五分钟,黑羽快斗才后知后觉地把工藤新一请入客厅。

咖啡冷了,纸牌散落在地上,花瓶里的玫瑰半枯。

工藤新一却在如此糟糕的环境下,阖上眼睑,靠着沙发,睡着了。

黑羽快斗紧挨着坐下,意识散漫,最后只记得鼻尖淡淡的柠檬香。

 

这个开头不算好,也不算坏。

 

太阳窜出云层,向大地投射出一线光芒。

————TBC————

论没心没肺的两个人×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_(:зゝ∠)_

  52 10
评论(10)
热度(52)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