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NPC-02(中/未完)

*晚间小甜饼一枚 

*OOC什么的你们早就习惯了吧【啪

*所以没事为什么要立日更flag?

*还有这种操作:更新反而掉粉_(:зゝ∠)_

前篇戳此→《NPC-01》

——————————

刺耳的蜂鸣声划破寂静的午夜。

最高应急防御指令!

工藤新一瞬间从床上弹起,随手拽上外套,奔向集合地点。没理会身后某个家伙捂着额头的哀嚎——毕竟自己的肩也在丝丝犯痛。黏稠的黑扑面而来,一阵窒息感。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此时此地不可能存在这样的景象。

“名侦探。”

黑羽快斗就在自己身后疾跑。但声音却遥远模糊得恍若从地底冒出。

又是那种该死的不安感。

上次是一个月前的坠机事件。

半披着的外套被猛然扯掉,一团东西准确地砸在了工藤新一的脑袋上。

反手肘击!

罪魁祸首闷哼一声,无奈地解释:“穿上大衣,小心着凉。”

等等,温度什么时候下降了这么多?平时一向灵敏的感官似乎被冻结了,迟缓许久,才发现周遭的变化。身边一同执行任务的人在逐渐减少,直至仅剩黑羽快斗一人。恐慌与不安在渐起的雾气中爬上心头,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让人胸闷气短,阵阵眩晕。

黑羽快斗敏锐地察觉到工藤新一的异常,加快速度,与其并肩前行。

目光微闪,右手扣住了侦探的左手腕。心率正常。那……只能是幕后操作了。

暂无解决办法。

修长的手指蹭过腕骨,流连于指节,指尖轻轻相击。

工藤新一感觉有细微的暖流从指尖弥散开来,直达骨髓,驱散寒凉。接着,为触碰间传递的信息所震颤:有人在监视我们。

这场演习里,有叛徒?

不。

简单一个字,在浓墨般的夜上又添了一笔。

那么,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剩下的便是真相。

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被高层尽收眼底。纵然顶着王牌飞行员的名号,也不过棋子两颗。不,他们还不如棋子。棋子能在黑白分明的战场上与敌血拼,他们只能在混沌的玻璃罩内互相伤害。

人生的棋局上,谈何黑白?只有胜败。

工藤新一的指尖微不可查地颤抖起来,强压下脑海里翻滚着的令人作呕的种种真相。

不复回。

现在,他们应该就在被押向刑场的路上。

他早就明了许多高层的迂腐残暴,或拔剑相对,或冷嘲热讽。基地库存数据显示,高层无疑把士兵当成了工具,用后便弃之不顾。甚至还有一部分人被注入导致记忆断片的药物,以便“回收利用”。那些被更替多次篡改多次的数字转换后全都是活生生的爱憎啊!

工藤新一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何能凭借虹膜扫描进入基地内部。想必是高层留给精英的权限。

话说回来,现在,不知多少电子眼在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呢!

他侧头瞥了一眼黑羽快斗,略感愧疚。把这个家伙连累了,还真是对不住。

 

他们继续匀速前行。

那些电子眼,装没看见总行了吧?

雾气越来越浓。工藤新一努力用目光勾勒出黑羽快斗的轮廓。眼底阴云徘徊,迟迟消散不去。看样子,九死一生。

停滞的指尖再度相触,准确无误地判断:

别胡思乱想。

工藤新一差点因心思被言中而笑出声来。好家伙,你敢说你没在胡思乱想?

顽劣地拉住黑羽快斗的右手,十指相扣,掌心相对。指尖在手背上不安分地摩挲,画圈:

你皱了六次眉。

六次?有这么多吗?

想都不用想,观察力爆表的名侦探无疑在憋笑。

啧。可惜这句话透露了一个明显的事实:

你一直在看我。

……

工藤新一条件反射想抽回自己的手。黑羽快斗却以不容置疑的力道死死攥住了它。带薄茧的指尖有模有样地刮着手背,把侦探刚刚的举动重复了一遍。

魔术师灵巧的指尖,不显笨拙,若即若离,百般挑逗。

工藤新一气愤地加大力气,压制住手背上传来的痒意。

靠!

把这家伙拖下水怎么了!

简直干得漂亮!

笑到最后才算赢。黑羽快斗心情舒畅地加快了脚步。

 

一间干净整洁的仓库。

微型耳麦中传来上级指令——原地待命。

待命?

蠢货才坐以待毙。

工藤新一轻哼一声,揉了揉因为较劲酸痛不已的手。装备上角落里的枪支弹药,等待演习的开始。一切早晚要见分晓。

监视者?被监视者?

没准要换个位置了。

黑羽快斗听见侦探嘲讽的冷哼,也不由得嘴角上扬:“找个地方躲起来?”

捉迷藏。Interesting.

“好。”

 

小泉红子不明白那时宫野放下杀心的原因。

就像宫野志保不明白小泉那时放下杀心的原因一样。

“你有爱着的人吗?”

同一个问题。

同一个答案。

没人回答。

她们不约而同笑起来。笑声有些沙哑,却是同样的灿烂。灿烂得没有受过摧折一般。

“我给你包扎。”

魔女伸出手,接受了宫野的邀请。

她们悄悄地一遍又一遍地描摹自己在意的那个名字,获取向前的勇气。

她们将不惜生命,挣脱束缚。

愿与君携手,破万敌不畏。

 

嗓子被灰尘刺激得直发痒,不停地想咳嗽。

“你智商真的有四百?”工藤新一压低声音,“不会是四十吧?”

找个破柜子钻进去!人干事?

黑羽快斗默默接受了腹诽,自己之前确实没料到会这么难受。

这个位置,天时地利人和,可攻可守,可进可退。

只有一点……咳咳咳……灰尘弥漫。

终于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

神经瞬间紧绷。二人的眼底同时迸溅出跃跃欲试的光芒。对于他们来说,兴奋永远多于恐惧。怪盗与侦探,说到底,不过都是充满好奇心的,无礼之徒。

身为宿敌,他们注定是彼此一生解不开的羁绊。

 

“那么……”

黑羽快斗挑眉,苍蓝的天幕上星辰如炬。

“我们一起。”

工藤新一沉吟着补充道。

 

 

 

“……出柜?”

————TBC————

你们出柜吧,我不拦着!!!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XD【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jpg】

  41 18
评论(18)
热度(41)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