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然泽远

这里穆泽,人帅不冷。
在学习的海洋里挣扎,不定时出没撒糖。
只产快新,放心关注√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电脑,意踌躇,伤心名柯经行处,酸甜苦辣都入骨。
兴,柯迷爱;亡,柯迷爱。

此生——
无悔入名柯,
无悔入快新,
也无悔入德哈,
亦无悔入超蝙,
更无悔入福华,
只叹——
码字忧伤悔断肠,填坑心酸泪太长。

 

[快新]NPC-01(中/未完)

*日常撒糖没商量【啪 

*双王牌飞行员设定

*题目中暗藏玄机_(:зゝ∠)_

*各位太太,日更吗?

后篇戳此→《NPC-02》

——————————

“叮铃。”

久违的铃声响起。

工藤新一长呼一口气,向休息区走去。军装早已被汗水浸透,黏黏腻腻地粘在身上,相当难受。他挑了挑眉,略微犹豫,还是没有解开领口的扣子。毕竟,军令如山。

三伏天,夏天最热的时候。空气中尽是炙人的浮尘。没有空调,没有西瓜,没有冰块……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抵御酷热的东西。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可能地喝水。但残暴的烈日很快将身体里的水分重新抽离了。

他开始怀疑参加这次演习是不是个好主意。思绪盘亘于脑海。

直至被一声夸张的大叫打断了思路。

“你竟然活着回来了?!”

……什么叫……活着回来了?

工藤新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抬脚踹上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不出意料,那家伙闪身躲过,一只手按上自己的肩头,另一只手巧妙地制住自己的双手,勾了勾嘴角。

该死。

他果断放弃了自己的外套,挣脱对方的钳制,顺带一块倒在了地板上。

黑羽快斗吃痛地嘟囔了一声:“嘶……格斗明明就比不过我。”

特别想违反纪律把上铺暴揍一顿扔出去怎么办,在线等!

工藤新一没好气地从地上爬起来,扯掉破烂不堪的外套,喘息着坐下。大热天打架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湿透的半袖勾出分明的肌理,晶莹的汗珠从发尖滚下,落在凌翘的锁骨上。

黑羽快斗终于移开了视线。

这天真热。

 

“启动4869号预案。”

冰冷的提示音在金属墙壁上撞出诡异的回响,不带一丝生气,隐隐渗人。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轻叹。血红色的指甲飞快落在键盘上,纤巧又无情,似在弹奏凄厉的地狱之曲。她掌握着别人的命运,却只是被操控着的一枚棋子。她倦了,困了,厌了,却注定逃不出细若蛛丝的恐慌。她的情感,在命运的巨轮面前是那样微不足道。

说到底,她与NPC又有何区别?

酒红色的眸子暗了暗,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

该结束了。

以吾之命,换汝之生。

黑羽快斗。

每个控制室均有两人掌控,只要除掉另一个人,就能遂愿。

锋锐的气刃在指尖压出一道血痕。魔女恍若无事,回头翩然一笑:“宫野。”

茶色短发的女子淡然转身,低声启唇:“小泉。”

目光交错,声音交叠,压不住凄伤,同一个问题,不知是否是相同的答案?

“你有爱着的人吗?”

 

“模拟演习开始。”

“请有关人员进入指定区域。”

智能控制系统正常运行,机舱内基本设施已经经过调整。工藤新一正准备关闭舱盖,侧头却坠入一片苍蓝。黑羽快斗默默地望着他。眼底竟盛满了星星点点的笑意,浅浅的温柔滑落在海面上,全碎溅成粼粼水光。

砰。

莫名其妙。

心跳停了一下。

无人看到微红的耳尖。

局促地合上舱盖,恼羞成怒地感觉到对方更加张狂的目光。

“猎鹰准备完毕。”

“请求起飞。”

轰鸣声驱散纷杂无措的心绪,机翼载着一腔自信张狂翱翔于天际。

“高度15000米 。”

天空水洗一般,蓝得晃眼。太大,太空,让人找不到什么形容词去描述。只觉渺小如蝼蚁,不堪一击。就算是人,也不过丑角罢了。

侧翼划过一架歼-31,无疑是黑羽快斗驾驶的飞机。漂亮的侧盘旋。再次俯冲而下。又以60度仰角直窜云天。

工藤新一紧跟了上去。按照计划,他会在黑羽快斗之后降落,可不能相差太远。

黑羽快斗观察到工藤新一“穷追不舍”的态势,无奈地皱眉。真是……不愿认输的家伙。

转弯。

降低高度。

调整机翼。

准备降落。

歼-31却突然放慢了速度,向右方微调方向,似乎在为猎鹰让路。

有什么地方出了错。

工藤新一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但他只能提前降落,目前高度不允许再次调整。

平稳着陆,一切正常。

“一架运输机紧急迫降。请让出航道。”

来不及了。运输机呼啸而来。歼-31低空再次侧盘旋。

工藤新一知道会发生什么。高度远远不够。歼-31即将坠机。

与能力无关,坠机的本该是他。

本该是他的啊。

他的嘶吼震得耳膜嗡嗡作响。眼睛干涩得挤不出一滴眼泪。冲天的火光倒映在绝望的脸上。

结束了。

 

“混蛋。”

工藤新一咬牙切齿地挤出两个字,一拳打在黑羽快斗下巴上。

搞了半天,你早就跳伞了,用的是自动驾驶?!我都准备参加你葬礼了,你又活过来了?!信不信我把你重新打回棺材里,钉上钉子?!

黑羽快斗倒在床上,捂着下巴,笑容灿烂,活像诡计得逞的狐狸。

“砰!”床板被无情摧折的闷哼。

“床板要折了……”

“你修。”

“……”

 

“所以说,这甜筒哪来的?”工藤新一端详着手中的难得之物,惊讶地问,“偷来的?”

成功得到一句不满的反驳:“我早就金盆洗手了——再不吃化了啊。”

后知后觉,甜筒下端已经开始滴落融化的液滴。

情急之下,工藤新一迅速咬开下端的巧克力封口,吮吸起来。顺带,挑衅般看了黑羽快斗一眼。

这样的情形总是让人产生一些不太妙的联想。

黑羽快斗的喉咙紧了紧。

基本守则第二十六条:不允许对他人抱有不可控的激烈情绪。

……要完。

————TBC————

心疼怪盗先生,看起来要保持眼馋却吃不到的状态很久了,虽然是我干的【啪

  56 10
评论(10)
热度(56)

© 穆然泽远 | Powered by LOFTER